深闺藏娇第5节(第2/3页)

闻言,高月言犹豫了片刻,见陆清竹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这才小声说道:“前几天我偶然听我大哥说,九王爷邀请了他和一些相熟的世家公子今日游湖,我便想着跟着出来看看……”

陆清竹恍然大悟:“所以你叫我出来只是顺便?目的是为了见情郎?”

高月言忙去掐她:“什么情郎不情郎的,多难听啊!”

这下陆清竹就更好奇高月言的心上人了,她恋慕的男子必然是身份尊贵之人,京城的青年才俊不少,也不知是谁家的公子有幸让高家二小姐倾心。

不过,能得那位九王爷青睐的,必然不是普通人家的公子。

说起这位九王爷,也是个传奇,八岁时熟背四书五经,十五岁在科举殿试时,捡了一张考试卷,嫌得无聊便把考题上的杂文诗赋和策论全部作答出来。没曾想,让皇上看见了,这一看不得了,这上面的答案竟是格外出彩,比起钦点的状元竟还不遑多让。

于是皇上看这个幼子就更加喜爱了,专门给九王爷请了太傅教导,满心以为九王爷将成为学识渊博的大儒,结果没多久,九王爷突然不想读书了,那时恰逢边关战乱,顺安王带兵北上,九王爷就趁所有人不注意,偷偷的扮成小兵混了进去。

眼看着到了边关,顺安王无意间看到九王爷,还以为自己眼花,等确认身份后,顺安王吓得腿软,忙不迭的要把九王爷送回京。

可九王爷哪里肯,赖在大帐里不肯走,宫里派人来接,就提着刀警告,谁要靠近,就砍了他脑袋。

最后,皇上也没辄了,只能任由九王爷留在了边关,叮嘱顺安王把他当祖宗似的供起来,等几日玩腻了就会回京的。

顺安王自然也以为边关风沙大,九王爷娇生惯养待不长久,哪里料到他竟然就不走了。这一待就是两年,还两次上阵杀敌,直接斩杀对方的将军,取了头颅。

这下,顺安王惊得连话也说不出了,消息传回宫里,皇上更是险些从龙椅上掉下来。

不止皇上,文武百官们也没想到啊,当初以为九王爷才高八斗,是个当状元的料,哪里想,人家不读书了,跑去打仗,还斩杀了对方的大将军。

等大军得胜回朝,朝廷里官员都跑来祝贺,这才发现当初文弱谦和,貌若潘安的九王爷,完全变了个样。

然后在所有人以为九王爷以后从武,要当个保家卫国的大将军时,他又出人意料的拿起书来看,很是谦逊的说,自己以前太过桀骜,在边关把脾气都磨坏了,现在要好好修身养性,以后就种种花,养养鸟,再不上战场了。

得,这一大反转,愣是让人眼珠子要掉下来。而九王爷就真如他说的那样修身养性,养花养鸟,偶尔游个湖,办个诗会,打打猎,日子过得潇洒极了。

以至于,这样悠闲玩乐到二十四五岁的年纪,还没成婚,连个妾室通房都没有,外界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不过提起九王爷,总是要感叹几句的。

陆清竹捂着被掐疼的手臂,幽怨的看着高月言,这姑娘力气也忒大了点:“你还没说你心上人是谁呢!”

高月言有些羞涩:“等会再告诉你!”话音落罢,拥挤的人群里,忽然挤出一个小丫鬟,见了高月言顿时松了一口。

“三小姐,奴婢总算找到您了,夫人发作了,老夫人让奴婢来寻您回去,大少爷已经先走了,您快随奴婢回府吧!”

“真的吗?”高月言眼睛一亮,激动极了:“母亲要生小弟弟了。”

丫鬟忙点头,高月言跟在身后就要走,见陆清竹还在旁边,有些犹豫:“阿竹,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吗?”

“不用,你先回去吧,等夫人生了小少爷我再去。”妇人生孩子,她一个姑娘家也不好过去,现在高家上下肯定忙碌,去了也是添麻烦。

“那好吧,那你小心些。”高月言对陆清竹说完,又嘱咐明珠:“好好照顾你家小姐!”

明珠笑着应了:“奴婢明白。”

高月言带着几个丫鬟匆匆离开,很快就不见人了。

明珠问陆清竹:“小姐可要再逛?”

“再逛会儿。”大好风光岂可辜负!

第8章 九王爷

难得上街一次,陆清竹自然是对什么都好奇,买了一盏画着仕女图的八角花灯,又让明珠买了两串糖葫芦,兴致勃勃的转了许久,明珠忽然喊道:“小姐,那艘画舫真好看!”

陆清竹看过去,果然见湖边停着一艘三层的画舫,设计巧妙精致,挂着各式各样的花灯,夜幕降临,在粼粼波光中荡漾着柔和的光芒。

舱内似乎有歌女弹奏琵琶唱着江南小曲儿,歌声悠扬。

没多久,琵琶声停,有侍女拉了烟罗纱帘,有个身穿黑色劲装,五官端正,却面无表情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