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闺藏娇第65节(第2/3页)

但好在迎亲时间紧急,喜婆唱喝吉时到,陆长筠扶着陆清竹过去,封景澜站在她身边。

陆清竹顶着盖头,看不见人,眼睛往下只能看见一双,黑色金丝镶边绣着蟒纹祥云的长靴。

“阿竹,我来接你了!”略低沉的声音在嘈杂的厅堂中响起,陆清竹就在他身边,听得清清楚楚,还是熟悉的语调,饱含深情。陆清竹不自觉的弯了唇角,微微颔首。

陆清竹下跪敬茶,叩别父母,听万氏训导,嫁人之后相夫教子,安宁后宅。

万氏冠冕堂皇的按着规矩说完那些话,陆清竹恭恭敬敬的应下,在外人眼里还是一副母女情深的画面。

只是陆清竹知道这中间的母女情分寥寥无几,对彼此埋怨憎恨倒是不少。

陆清竹头上有盖头,看不见陆通的表情,但听到他如何也止不住的爽朗的笑容,扯了扯嘴角。

对于这个亲生父亲,陆清竹并无多少感情,当初为了她的婚事,陆通还曾各种威逼利诱,如今终于如愿以偿,成了堂堂九王爷的岳父,只怕今晚做梦都要笑醒吧。

而至于万氏,不是她的亲生母亲,更无母女温情可言。从牢笼逃出去,她该高兴才是!

吉日到,炮竹响,在欢呼喝彩声中,陆清竹由兄长陆长筠背着出大门,送上花轿。

然而,此时却出乎所有人预料,发生了意外。

熙攘拥挤的观礼人群中突然发生了骚动,有人被挤了过来,撞到了陆长筠,背上的陆清竹颠簸了一下,险些摔下来,封景澜眼疾手快的将她扶住,拦腰抱起,后退了两步。

忽然不知是谁发出一声尖叫,刀剑声音乍然响起,几个打扮平平无奇的男人窜了出来,长剑直指咽喉。

封景澜眉心一蹙,护着陆清竹迅速闪到一边,他身后除了几位王爷,还有封珏和盛兰舟,皆是被此番变故惊的脸色大变。

并不大的院子里中,顿时乱作一团,惊叫声此起彼伏,原本观礼的客人四处乱窜,抱头痛哭。躲到一边,生怕刀剑无眼危及自己。

如此慌乱的情况下,陆清竹盖着盖头,根本不知外界发生了什么事,突然有道重力推了她一把,封景澜略带惊慌的声音蓦然响起:“阿竹小心。”

陆清竹被推了一把,动手的刺客失去良机,恼羞成怒更加疯狂,却不想突然有个身影扑了过来,正好挡在陆清竹前面。

刺客下意识的挥了剑,在那人手臂上砍了一剑,伴随着侍卫的到来,万氏一声惊呼:“清荷……”

陆清竹一怔,顾不得规矩掀开了盖头,便看到陆清荷的胳膊血淋淋一片,鲜血还在不断往下流,顿时觉得脑袋里一片茫然。

那几个刺客猛的转变了方向,冲着封景澜身后的封珏而去。

封景澜眸光一闪,一脚踹在那个刺客的手腕上,夺过他手里的剑,封珏预料到危险,下意识的拉着盛兰洵后退,侍卫及时前来救驾,很快将那几个刺客制服。

变故发生在一瞬间,虽然危险很快平息,但却给在场的客人留下了恐惧的阴影。

院子里凌乱不堪,观礼的客人狼狈的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封景澜脸上喜悦的笑容被阴冷的杀意代替,目光沉沉的看着地上的那几个刺客:“把人带回去,严加拷问,我倒想知道是谁活得不耐烦了,敢来我的大婚上撒野!”

万氏一声悲惨的尖叫打破了院子里诡异的安静:“我的女儿,你没事吧……”

陆清竹惊魂未定,看到陆清荷浑身是血,更加的心有余悸,同时也有些疑惑。

方才……陆清荷是在替她挡剑?

但,这是为什么?

陆清竹心里一团糟,还没想明白,就听见陆清竹虚弱的声音:“二妹没事就好……”

陆清荷因为很快被抬下去止血治伤,封景澜脸色依旧不大好看,但还是吩咐人请了太医来。

陆通早就吓的面如菜色,连话都说不出清楚了:“王爷,您没事吧……吉时到了,该、该出发了……”

好不容易选好的黄道吉日,可不能因为此番变故,就把婚礼搁置了!

无论如何,陆清竹今日也要嫁出去,否则这事因为刺客出现而暂停,传出去,就该贻笑大方了。

封景澜微眯了眼,因为陆通迫不及待的催促,脸上掠过一丝愤怒,但陆清竹却拉住了他,几不可见的摇摇头。

封景澜这才平和了情绪,沉声说:“岳父大人放心,今日之事,小婿会查个水落石出,给您和阿竹一个交代!”

说罢,便直接拦腰抱起陆清竹出了大门,战战兢兢的喜婆从兵荒马乱的一场刺杀中回过神来,好歹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看到封景澜抱着陆清竹进了花轿,忙喊道:“这不合规矩啊……王爷……”

“闭嘴!”好好的迎亲之礼被打断,封景澜心情郁闷极了,抱着陆清竹坐下,吩咐抬轿的轿夫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