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第7节

宋妈说道:“好,我们就在那里等!我听说在省图书馆办个借书证每个月能借很多书,明天我给你和妹妹办一个,以后每个月载你们去借书。”

宋妈说完才想到宋颂已经高考了,又感慨起来:“等你去念大学,学校里就有图书馆,想看什么书就看什么书。”

宋颂知道宋妈对他们的期望,沉默半晌才说:“我会考个好大学的。”

宋颂挂了电话,从口袋里掏出谈兴国的名片看了眼,又把它收了回去。

希望那位老大爷平平安安。

要是人没了,他可没脸凑上去。

宋颂思绪万千,手指动了动,想抽烟。他在电话亭外站了一会,天空飘起了雨。

夏天的雨总是来去匆匆,毫无征兆。

宋颂从电话亭往回跑酒店,又撞上那位口红色号很好看的高挑女郎。

宋颂微微一笑,毫无心理障碍地继续装嫩:“姐姐好。”

高挑女郎看了眼宋颂,见他一身独属于少年人的清爽,不由想起昨天宋颂从容走进“娱乐一条街”的模样。

事实上在宋颂离开的时候,她透过橱窗看到了,也认出送他离开的是项哥的手下。

“你真的觉得我可以去参加那个模特大赛吗?”高挑女郎开口问。

“为什么不可以?”宋颂站在雨幕前,发尾微湿,微微垂下,半遮住他好看的眉。宋颂的声音清凌凌的,仿佛也被雨水洗刷过一般,干净而澄亮,“输了不亏,赢了算赚。”

如果是他的话,无论跌进多深的泥潭,他都要扑腾几下才甘心。

第7章

到底只是点头之交,宋颂也没多说,转身进了酒店。

高挑女郎有个英文名,叫lucy,据说这是行规,出来得起个英文名才显洋气,她就把小学英语课上起的给报了上去。

省城许多见不得光的角落,最多的就是lucy和Lily,没谁记得她们的本名。

高挑女郎的本名叫范娟,一听就很土气,她刚来到省城时也满身土气。

当年她爸妈出意外死了,她跟着奶奶住,奶奶重男轻女,对她非打即骂,说她是赔钱货,连饭都不给她吃饱。她十三四岁,奶奶就要给她找对象,说不能继续白养着她。

她不想嫁。

当时赶上改开的“进城热”,她把心一横跟着其他人到城里打工。

没想到她被骗了,领她进城的人没给她找家政保洁之类的工作,而是把她哄成了“娱乐一条街”一家“正规”发廊里的lucy。

最初范娟只是认认真真学手艺,后来老板娘手把手教她穿衣打扮,教她化妆做发型,教她怎么把握男人的心,对她说只要能嫁到省城,不愁吃不愁穿,有过不完的好日子。

就这么过了大半年,她再没有一开始的土气,倒像朵将要盛开的玫瑰,随时等着人采撷。

老板娘给她介绍了一个男人,对方温文尔雅,斯文有礼。

年纪虽然略大点,但无伤大雅,三四十岁的男人也算正当壮年。

唯一的缺点是对方做那种事是喜欢拍照。可能是他妻子满足不了对方这种艺术追求,所以他退而求其次出来找个肯牺牲的。

起初范娟并不知道对方有家室,只当他是个大龄单身汉或者丧妻未娶。等她发现对方有妻有儿时已经来不及了,对方给了她两个信封,一个信封里面是厚厚一叠钱,一个信封里面是厚厚一叠照片。

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来说,在那一刻起她就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完了,彻底完了。

接下来的几年,她就像无根的浮萍一样,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城市里生活着。她也曾试着走出那条街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无论走到哪都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她才二十出头,身心却已经由内而外地腐朽。

她行尸走肉一样活着,只偶尔劝一劝那些误入城市的傻女孩别一脚往坑里踩。

有些人听了劝,回家结婚生子去了;有些人却觉得她,自己得了好处就想断别人的路。

像这次,她觉得自己是来解救落入狼手的小姑娘,对方却搂着那个男人向她耀武扬威。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对她来说,也算是结束了一段过去吧。

范娟掏出根烟,立在雨幕前抽了起来。

这几年她留了心眼,那男人再小心,她手里也有点东西。

那男人有家庭有事业,有前程有新欢,一切都挺好。

都是成年人了,没必要撕破脸,这次也算好聚好散。

她也许该再试一试。

她还不到三十岁,她的一生还很长。

就算没做成又怎么样,就像那小孩说的那样,输了不亏,赢了算赚。

反正她早就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

宋颂进了酒店大堂,却看到个熟悉的身影,居然是杨光。

杨光叼着根烟坐在那,见宋颂进来,那双狼一样的眼睛抬了起来,把宋颂从上到下扫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