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第20节

有些事她答应了宋颂不告诉洪飞,可看着洪飞倔强的神色,她却不知该不该瞒下去。

“那个姓孙的会进监狱,还是颂颂去求了人。”兰姨终归还是给洪飞说了实话,她把宋颂去找项仇的事给洪飞说了,具体细节她也不清楚,她只知道这个项仇来历不简单。

与这样的人打交道,不拿出点代价是不可能的。

儿子和宋颂虽然是好兄弟,可再好的兄弟也不能让人家单方面吃亏。

“你以为换教练那么简单吗?”兰姨说,“听颂颂的意思,是那位项哥在背后运作的,不然你以为那个姓孙的在省队扎根这么久,有那么容易被换掉?”

洪飞呆住。

洪飞想了好一会,才把项仇和记忆里的人对上号。那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更不是简单人物,他帮对方修完车就领着宋颂赶紧走了,宋颂怎么会和对方扯上关系?

洪飞脑子里乱糟糟。

“妈跟你保证,以后再不会不和你商量就做这种事。”兰姨叹着气说,“你现在的机会得来不易,既然新教练人很好,你就安心训练、好好踢出点成绩来好不好?颂颂这段时间又去求人,又帮我报名省里的活动,还帮我找了几个上进又肯干活的男学徒,你不要浪费了颂颂的苦心。”

洪飞安静了很久,终于从喉咙间挤出一句话来:“我知道了。”

宋颂从小就聪明,看事情比他看得透,做事也比他周全。他根本不知道他妈遭遇了什么,宋颂却背地里帮他解决了这一切,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地上场踢球。

他要是连球都踢不好,那就真的白瞎了宋颂的一片苦心。

母子俩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草草填饱肚子就在公交站分开。

兰姨回到县城,赶巧碰上宋颂一行人从医院回家。

宋颂一家去的时候是五个人,回来的时候只剩四个了,宋爷爷和宋爸父子俩目前正在医院相依为命,都等着做手术呢。

宋妈见到兰姨,免不了和兰姨埋怨几句,说自己嫁到老宋家真是劳碌命,一个还没出院,一个又进去了。父子俩毛病还差不多,都眼瞎,分不出好歹,把自己的身家都掏给别人,活该他们进医院挨刀子!

兰姨心情本来不大好,听宋妈这么一通埋怨,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还不是看上你家老宋那张脸。”

宋妈没声了。

宋爸别的不行,长得是真不错,她当年条件也不差,好歹顶了家里的缺进了厂,找对象也容易。可惜她见过宋爸以后觉得别人都差了点什么,最后还是没管宋爸家里穷,非嫁给了宋爸。

日子一天天过下来,总的来说还是开心的时候多。

苦是苦了点,但还不至于熬不下去。

就算宋爸这一家子多多少少都有点臭毛病,宋妈也觉得这样的日子还不错。她的两个孩子都是好的,以后肯定前途光明,谁要去计较过去那些狗屁倒灶的事?

只可惜她刚觉得手头宽裕了,家里又多了个病号。

果然是劳碌命啊!

两人聊够了,兰姨又以有事要宋颂帮忙为由喊他一起走。

等宋妈她们走远了,兰姨才把去见洪飞的事儿和宋颂说了。

宋颂听了,沉默了一下,说道:“没什么,洪飞他没那么脆弱。他既然答应了您会安心训练,应该很快能调整好心态。”

前世就算失手杀了人、坐了那么多年牢,洪飞也没自我放弃过。

他依然喜欢运动,依然爱惜自己,依然积极地过好每一天。

洪飞现在会痛苦,是因为他心里头还干干净净的,根本没有能藏污纳垢的地方。

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学不会妥协、学不会认命,宋颂变不成那样的人,所以挺希望洪飞能一直这样下去。

如果不能,那就长大吧。

世间的路千千万万条,总有能走得通的。

作者有话要说:

洪飞:好兄弟,一辈子

颂颂:两辈子

小顾:……QAQ

第19章

“我不回去。”

顾临深开口。

顾家一大家子人齐齐看着顾临深。

自从上次顾临深自己跑出去,他们就格外关注顾临深的一举一动。

顾临深表现得一切如常,大部分时间还是一个人待着,有时候是独自出了神,有时候是在看一些别人看不太懂的原文书。

他们一家子虽不算人均高学历,但大学都是念过的,很多时候却根本跟不上顾临深的思维。

他们早就知道这孩子是特别的。

没想到顾临深乖了这么多天,临到要回去时却闹了幺蛾子,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顾临深从小接受的是特殊教育,没怎么去过学校,学业倒是无所谓,他目前已经拿到不少青少年奖项,而且全都是金奖,足以帮他敲开任何一座大学的大门。

可大学也不是顾临深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