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第29节

宋颂想到顾临深背后那一家子人,额头就隐隐作痛。

其实他前世要是用心点的话,未必没有和顾临深家里人融洽相处的可能性,只是当初顾家大哥一见面就看穿他的心思,明里暗里要他离顾临深远一点,他莫名起了逆反心理,哄顾临深哄得更起劲了。

最后顾临深家里人不得不捏着鼻子忍受他的“登堂入室”。

两边的关系自然不会太好。

现在想想,他在顾临深家里人面前是有些自卑的吧。

他出身小地方,要不是他爸妈把他们兄妹俩带进县城读书,说不准一辈子都走不出山窝窝。后来他功成名就,赚到了许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自觉也是个光鲜人了,没想到交个朋友还被他家里人瞧不起他。

于是他那平时不怎么有存在感的自尊心就冒头了。

那几年最难受的,应该是夹在他和家人之间的顾临深吧?

顾临深什么都不懂,他只是单纯地想要一个朋友,根本无法理解朋友与家人之间的明涛暗涌。

宋颂边和顾临深沿着回家的路往回走边问:“今天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同学?”

宋颂没忘记自己的初衷。

他留顾临深在这边,可不是为了让顾临深更黏着他,他得帮顾临深多交点朋友。

就算不能成为知交挚友,至少也要感受一下少年人之间单纯美好的情谊。

顾临深一顿。

听到宋颂问这个,他在脑海里过了一圈。

印象深刻的同学一,项跃。

这人经常往宋颂身边凑,有时比他跟得还紧。

宋颂对他也比别人多了几分熟稔,有什么事都会交给项跃去办。

印象深刻的同学二,文娱委员田桐。

她老偷偷看宋颂。

印象深刻的同学三,阚星。

他很胖。

还老爱往宋颂身边凑,考完一科就跑过来和宋颂对答案。别人说他是个学霸,但顾临深一听就知道他做错了两题。

顾临深觉得阚星学得不算很好。

没他好。

顾临深如实报出三个名字,不过没说出心里的想法。

宋颂听了,略微放心。

有男有女,有胖有瘦,有学渣有学霸,还挺全面的。

宋颂笑着说:“喜欢的话,要主动点和他们交朋友。你主动迈出了第一步,剩下九十九步会有人帮你走的。”

顾临深这种条件还真不会缺朋友。

别说他家里有权有势,就是光看他这张脸,也会有不少人心甘情愿地哄着他。

顾临深认真听着宋颂说话。

他反应慢,过了好一会才想明白:宋颂希望他和别人交朋友。

“不喜欢。”

顾临深紧紧抓住宋颂的手。

宋颂顿步,转眸看他。

“我只喜欢你。”顾临深一字一顿地说出自己的想法。他的眼睛幽深纯粹,不染半分杂念,说出的话自然也绝不是什么花言巧语。

他不要喜欢别人。

他只喜欢宋颂就好。

要是他和别人交朋友,宋颂又不见了怎么办?

前世的事,顾临深并不是每一样都能“梦见”的,他只记得许多令他印象深刻的场景。

比如大哥让他带个新人,他答应了,对方有什么问题他都会解答。有一次他抬起头看见宋颂来了,宋颂安安静静地站在实验室外注视着他们。

宋颂不和人说话的时候,身上仿佛有着与整个世界隔绝开的疏淡。他在梦里对上了宋颂当时的眼神,只觉心脏仿佛被人剜掉了一块,只恨自己当时什么都不懂,没有明白宋颂那时候为什么那么望着他们,也没有明白宋颂为什么来得越来越少。

他只觉得宋颂在忙,只要他乖乖地等,宋颂总会来看他的。

顾临深不知该怎么表达心里的惶恐与不安,只能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我只喜欢你。”

宋颂静了下来。

他理了理顾临深的情况。

对顾临深来说,他在“梦里”曾经哄过他好些年,最后还救了他一命。

这不管搁谁身上,一时半会都没法放下,顾临深现在这种表现也很正常。

慢慢来吧。

宋颂耐心地说:“没有人一辈子只喜欢一个人。”他注视着顾临深,“你不喜欢你爸爸妈妈和大哥他们吗?”

顾临深脑子里一片混沌。

“不一样,那不一样。”顾临深执着地说,“我只喜欢你。”

宋颂叹了口气。

“那你会伤心的。”

宋颂说。

顾临深不明白,不解地看着他。

宋颂说道:“你看像我这么受欢迎的人,肯定会有很多人喜欢我。要是遇上特别顺眼的,我还会主动和他们交朋友。我会有很多朋友,他们在我心里说不定和你一样重要,这对你多不公平对吧?”

顾临深有点不开心。

他想成为宋颂心里最特别、最重要的人。

“所以,你也该多交点朋友。”宋颂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