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第44节

“颂颂,不要离开我。”

顾临深低低地说。

“你别不要我。”

就算能紧紧抱住宋颂他也无法满足,他想要离宋颂近一些, 再近一些。他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真正填满心底的渴望,他像是渴极了的鱼,明知道不可能, 却还是期待能够拥有整个海洋。

宋颂哑然。

他们过去仿佛深陷沼泽之中,伸手能抓住的只有彼此,所以都抓得很紧,谁都不愿放开。

只是这种病态的依赖终究是不正常的,它建立在一个不怎么光明美好的开始,也注定了它不会有光明美好的未来。

所以,那时候他决定抽身离开。

那时候,顾临深真的能接受别人、和别人正常相处了吗?他其实不知道,也不怎么想去了解,他只想在退场时可以不那么狼狈。

他从小就是个好面子的人。

他觉得顾临深总会走出去的,顾临深总会忘记他,拥有真正的朋友、拥有更纯粹的友谊,从来没想过顾临深会这么地害怕——这么地害怕失去他。

“我不会离开你。”宋颂认真答应。就算他们以后各自成家,也有很多不分开的方法,比如房子买在一起,比如逢年过节两家一起过。这个承诺,前世他没有给过,现在他可以给,因为现在他有把一切都处理好的底气。

顾临深定定地望着宋颂。

他总觉得宋颂承诺的并不是他想要的。

可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很多事他都没有了解过,也没有人教过他。只不过现在宋颂就在他身边,宋颂答应永远都不会离开他,这已经是他“梦里”最希望得到的回应了。

顾临深伸手抓住宋颂的手。

顾临深外婆上楼来,看到的就是自家外孙抓着别人的手不放开。她笑着问道:“小深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顾临深摇摇头。

顾临深挣扎着坐了起来。

宋颂接过顾临深外婆手里的药,熟练地把它们喂进顾临深嘴里,又喂顾临深喝水。

顾临深外婆就没见过这么会照顾人的男孩子。

吃过午饭后,顾临深看起来就没什么事了,还坚持要跟宋颂一起去学校。

顾临深外公外婆见顾临深精神不错,也没阻挠,叮嘱宋颂有什么事记得给他们打个电话就回去了。

顾临深没事了,宋颂傍晚也就按原计划去练习跑步和跳远。他先热了热身去跑了几圈,顾临深就一直坐在操场边上看着他跑;到他去练习跳高,顾临深又去帮他调杆子和捡杆子。

跑步还好,跳高宋颂就有点生疏了,好在身体的肌肉记忆还在,他练了几轮以后就稳定下来。

顾临深站在一边看着宋颂腾跃而起,校服微微掀开,露出了纤细的腰。

这时候的宋颂是他没见过的。

在他的“梦里”,宋颂永远成熟稳重,永远是最可靠、最值得信任的存在,他做什么都从容,似乎连在人前奔跑都是不可能的事。现在的宋颂,会跑会跳,会做很多他“梦里”宋颂不会做的事。

顾临深目光瞬也不瞬地望着宋颂。

他喜欢这样的宋颂。

他希望宋颂能一直这样。

而不是像“梦里”一样,眼神里时不时会流露出一种难言的悲伤。

“梦里”的宋颂什么都没和他说过,他却看得出来,每次宋颂来看他的时候都有些难过。

宋颂练习够了,转头一看,对上顾临深定定望过来的眼神。

他感觉顾临深从一开始就没挪开过眼。

宋颂笑眯眯地调侃:“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有那么好看吗?”

顾临深一愣,老老实实地回答:“好看。”

他认真的表情仿佛写着“全世界宋颂最好看”。

宋颂对顾临深这种打直球的行径十分无奈,这种躺平任调戏的傻白甜,调戏起来总觉得有点罪恶感。他说道:“不早了,回去吧,我一身臭汗,得回去冲个澡。”

顾临深突然凑近。

宋颂被他弄得一愣。

顾临深在宋颂颈边吸了吸鼻子,鼻息就喷在宋颂脖颈间。

宋颂抬手把他那颗脑袋推远了,说道:“你做什么?”

“不臭。”顾临深老实地说出自己嗅出来的结果。

宋颂只能领着他回家。

已经过了放学时间挺久,学校里已经没什么人,出到校外也没瞧见什么学生,回家路上倒是意外地清净。

顾临深乖乖跟在宋颂身边往回走,经过河堤时脚步却突然顿住。

他看到河堤下的草坪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两个人挨得很近,你侬我侬地说着什么。

没一会儿,他们嘴巴就亲到了一起。

河面吹来徐徐微风,吹得顾临深心里有些乱,他想起有好几次,他离宋颂的嘴巴都很近,近到能把宋颂那好看的唇色和微翘的唇角看得很仔细。

顾临深心里一阵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