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第52节

宋颂目送他们离开。

顾临深外公外婆也一起回了省城。

县城里有人走了,也有人回来了,到处都热热闹闹。

宋妈开着新换的车子,带上宋颂兄妹俩去省城采购年货,去的时候车上空荡荡,回来的时候车是满的。

宋妈又领着宋颂兄妹俩挨个亲朋好友送年货去。

都是乡里乡亲,不讲究上门的日子,得空就把东西送过去。

宋颂这个芯子不算年轻的人,一下子又享受到了领红包的待遇。

宋颂满面笑容地收下一个个红包,丝毫不懂得过年的推让礼仪,谁给他红包他就回谁吉利话,收得干脆无比。

大过年的,谁都喜欢看长得帅又爽利的孩子,大部分长辈都拍拍他的肩膀说道:“颂娃子,过了年要考个好大学啊!”

宋颂连连点头:“一定一定,保证考上。”

气氛十分融洽。

到了除夕夜,宋颂带着宋融融出去跟绿毛他们放烟花。

闻朝爸妈据说避开出行高峰期,出国度假去了,让闻朝过年自己解决,所以闻朝过年也没走。

宋妈可心疼这孩子了,叮嘱宋颂和宋融融出去玩一定要带上他。

宋颂心道,到时两个小的早恋您可别急。

上辈子妹妹和妹夫挺恩爱的,宋颂也没打算来个棒打鸳鸯,所以放烟花把他们带上了。

一行人热闹到快十二点才回家,宋融融已经有点困了,不过还是打着盹儿跟大伙一起守夜。

除夕夜是要接财神的,过了十二点,各加就会争相放鞭炮,据说谁家鞭炮声最响财神就会造访谁家。

宋颂是不信这些的,前世他自从十八岁以后就没再放过鞭炮,也没见他少发财。

当然,宋颂不会扫他老妈的信,还是乖乖陪着一起守夜。

十二点还没到,宋妈就让宋颂去外头等着。

“三、二、一——”随着一家人倒计时结束,宋颂用手里燃着的香点着鞭炮。

各家的鞭炮声齐齐响起。

屋里屋外都是浓重的烟火气。

宋颂退回屋中,看着外面飞扬的红色纸屑。

这样的日子,真好。

鞭炮声响到一半,家里的电话响了。离电话最近的宋融融接了起来,听到了顾临深的声音。

“哥,顾临深电话。”鞭炮声太响了,宋融融只能用吼的。

宋颂走到电话边,接过宋融融递来的听筒。他神色柔和地笑道:“新年好啊,顾临深。”

一片响亮的炮竹声中,顾临深还是清晰地听见了宋颂的声音。

“新年好。”顾临深喊道,“颂颂,我想你了。”

这么肉麻的话,宋颂一般是接不了的,出自顾临深之后他倒是没觉得有什么。过去半年里头,顾临深几乎是寸步不离地跟着他,分开以后不习惯很正常。

宋颂笑道:“有什么想不想的,年后你就能回来了。”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话,宋颂才把电话挂断。

刚安抚了顾临深一番,宋颂舒了口气,一抬头,却对上了宋融融安安静静望过来的目光。

宋颂抬手揉了揉她脑袋,问道:“怎么了?”

宋融融没有躲开,而是默默地感受着宋颂掌心的温度。她忍不住问:“哥,你为什么对他这么好?”

好得简直不正常。

宋颂想了想,说道:“他和你小时候挺像的。”

一开始他注意到顾临深就是因为这一点。

后来就复杂了。

宋融融抿了抿唇,没再说话。

她和顾临深才不像。

她没顾临深那么不要脸,一天到晚黏着她哥不放,跟个没断奶的孩子似的。

等她和闻朝他们赚钱了,哥哥就不用再用顾临深的钱了。

她总觉得顾临深对他哥不一般,很可能别有所图,不然谁会把银行卡直接交给一个刚认识没多久的朋友?

这不正常,一点都不正常!

第51章

守夜守得太晚, 宋融融夜里睡得很沉,她的意识逐渐深陷梦中。

宋融融从来没把梦里的事情看得这么清楚。

就在这个寒假之前,爸爸妈妈不在了, 哥哥在外面奔走, 她从学校回到家,发现爷爷倒在地上,她对着爷爷胸口一直按一直按,按到救护车过来,爷爷也没再醒过来。

自那以后,她就再也不能见哥哥了。一见到哥哥, 她就会想起那个孤零零的夜晚, 想到爷爷的生命在自己手中逐渐流逝。

接下来的许多年里,哥哥都没再出现在她面前,只是不断把赚到的钱赚回来给她。

后来她结婚了。

她结婚的时候没请什么客人,只去见了丈夫的父母。

她没有带丈夫去见哥哥, 她害怕见面后自己又会失控。

她知道哥哥后来过得很好,虽然没结婚,但是有很多朋友,也经常会出现在各种新闻版面上,最初他被认为是最年轻的投资天才, 后来他被认为是从未失手的金融猎手。她经常会点进去看这些新闻,却没有想过去见哥哥一面,这样就很好,他们都过着很好很好的生活, 谁都不必揭开伤痕累累的过往,面对曾经那么痛苦的过往,面对那个让她们家破人亡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