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祖父似乎生谁的气,脸上笑容减少了,对于翠翠方面也不大注意了。翠翠像知道祖父已不很疼她,但又像不明白它的真正原因。但这并不是很久的事,日子一过去,也就好了。两人仍然划船过日子,一切依旧,惟对于生活,却彷佛什麽地方有了个看不见的缺口,始终无法填补起来。祖父过河街去,仍然可以得到船总顺顺的款待,但很明显的事,那船总却并不忘掉死去者死亡的原因。二老出北河下辰州走了六百里,沿河找寻那个可怜哥哥的尸骸,毫无结果,在各处税关上贴下招字,返回茶峒来了。过不久,他又过川东去办货,过渡时见到老船夫。老船夫看看那小伙子,好像已完全忘掉了从前的事情,就同他说话。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二老,大六月日头毒人,你又上川东去,不怕辛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要饭吃,头上是火也得上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要吃饭!二老家还少饭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饭吃,爹爹说年青人也不应该在家中白吃不作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爹爹好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吃得做得,有什麽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哥哥坏了,我看你爹爹为这件事情也好像萎悴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老听到这句话,不作声了,眼睛望着老船夫屋后那个白塔。他似乎想起了过去那个晚上那件旧事,心中十分惆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船夫怯怯的望了年青人一眼,一个微笑在脸上漾开。

www.daocaorenshuwu.com

「二老,我家翠翠说,五月里有天晚上,做了个梦……」说时他又望望二老,见二老并不惊讶、也不厌烦,于是又接着说,「她梦得古怪,说在梦中被一个人的歌声浮起来,上对溪悬崖摘了一把虎耳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老把头偏过一旁去作了一个苦笑,心中想到「老头子倒会做作」。这点意思在那个苦笑上,彷佛同样泄露出来,仍然被老船夫看到了,老船夫显得有些慌张,就说:「二老,你不信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年青人说:「我怎麽不相信?因为我做傻子,在那边岩上唱过一晚的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船夫被一句料想不到的老实话窘住了,口中结结巴巴的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稻草人书屋

「怎麽不是真的?天保大老的死,难道不是真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可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船夫的做作处,原意只是想把事情弄明白一点,但一起始自己叙述这段事情时,方法上就有了错处,因此反被二老误会了。他这时正想把那夜的情形好好说出来,船已到了岸边。二老一跃上了岸,就想走去。老船夫在船上显得更加忙乱的样子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老,二老,你等等,我有话同你说,你先前不是说到那个--你做傻子的事情吗?你并不傻,别人才当真叫你那歌弄成傻相!」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年青人虽站定了,口中却轻轻的说:「得了够了,不要说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老船夫说:「二老,我听人说你不要碾子要渡船,这是杨马兵说的,不是真的打算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年青人说:「要渡船又怎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船夫看看二老的神气,心中忽然高兴起来了,就情不自禁的高声叫着翠翠,要她下溪边来。可是事不凑巧,不知翠翠是故意不从屋里出来,还是到别处去了,许久还不见到翠翠的影子,也不闻这个女孩子的声音。二老等了一会,看看老船夫那副神气,一句话不说,便微笑着,大踏步同一个挑担粉条白糖货物的脚夫走去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过了碧溪岨小山,两人应沿着一条曲曲折折的竹林走去,那个脚夫这时节开了口:

稻草人书屋

「傩送二老,看那弄渡船的神气,很欢喜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二老不作声,那人就又说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二老,他问你要碾坊还是要渡船,你当真预备做他的孙女婿,接替他那只破渡船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老笑了,那人又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老,若这件事派给我,我要那座碾坊。一座碾坊的出息,每天可收七升米,三斗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老说:「我回来时向我爹爹去说,为你向中寨人做媒,让你得到那座碾坊吧。至于我呢,我想弄渡船是很好的。只是老家伙为人弯弯曲曲,不利索,大老是他弄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船夫见二老那麽走去了,翠翠还不出来,心中很不快乐。走回家去看看,原来翠翠并不在家。过一会,翠翠提了个篮子从小山后回来了,方知道大清早翠翠已出门掘竹鞭笋去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翠翠,我喊了你好久,你不听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喊我做什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个过渡……一个熟人,我们谈起你……我喊你你可不答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是谁?」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猜,翠翠。不是陌生人……你认识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翠翠想起适间从竹林里无意中听来的话,脸红了,半天不说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船夫问:「翠翠,你得了多少鞭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翠翠把竹篮向地下一倒,除了十来根小小鞭笋外,只是一大把虎耳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船夫望了翠翠一眼,翠翠两颊绯红,跑了。 稻草人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