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该日梅瑞与康总吃茶,谈到阿宝与沪生到处乱混的阶段,沪宁公路上,阿宝连打几只喷嚏,旁边沪生也打喷嚏。公务车开得飞快。陶陶从后座递来纸巾说,难得出来一趟,夜里要应酬,两位保重。陶陶身边,是投资客户俞小姐,此刻抽了一张纸巾,鼻前一揿说,雨越来越大了,到了苏州,会不会小一点。陶陶说,放心,马上会停,一切安排好了。俞小姐说,这趟去苏州,到底有啥内容。陶陶说,就是应酬。俞小姐说,我不相信。陶陶说,我重复几遍了,苏州老朋友好客,就想结交几位上海老总。

俞小姐摆摆手,接了几只电话,怫然不悦说,刚离开上海,麻烦就来。陶陶说,不开心了。俞小姐不响。陶陶说,开心一点。俞小姐轻声说,我跟陶陶,是讲不明白的。陶陶说,做人要乐观。俞小姐不响。前排沪生说,既然出来了,就算了。俞小姐说,嗯,是呀,我是看沪先生,宝总的面子。前排阿宝说,谢谢。陶陶说,我也有面子,几个做外贸朋友,人人晓得宝总大名。俞小姐说,我最讨厌陶陶了,做生意,目的性强,一有事体,就跟我死来活来,缠七缠八,蟹老板趴手趴脚的脾气,不会改了。沪生笑说,大闸蟹,钳子一夹,无处可逃。俞小姐笑说,是呀,陶陶的钳子,太厉害了。俞小姐讲了这句,后座塞塞搴率,然后啪地一记。俞小姐压底声音说,碰我做啥。

车子开到苏州干将路“鸿鹏”大饭店,雨停了。四人下车,进包房。

老总迎候,大家落座。老总说,久仰各位大名,路上辛苦,陶陶是我多年兄弟,大家先坐,我敬一杯。于是大家吃吃谈谈。老总酒量好,爽直,副手姓范,十分热情。一顿饭下来,老总只提起一个内部开发计划,如果参与,不论数目多少,回报率高。老总每谈此事,陶陶也就跟进,称某人某人因此发了横财。范总打断话题说,内部朋友合作,外面多讲不合适。这顿饭,老总进来出去,相当忙,外面多桌领导或朋友,也要敬杯,也常有客人进来,向老总致敬。散席后,范总陪了四人上车,到一家宾馆,约定明天再会,也就告辞。四个人走进大堂,沪生对陶陶说,吃饭是好场面,但这个地方,基本像招待所。俞小姐面色阴沉。陶陶说,范总打了招呼,客人太多了,房间一时调不出来,隔天就换地方。沪生与阿宝进房间,倒两杯茶,坐下来只讲了几句。听到隔壁大吵,是俞小姐声音。过了一阵,陶陶推门进来说,不好了,俞小姐要回上海了,两位帮帮忙,劝一劝。

三人跑进隔壁房问,俞小姐大为光火说,这种垃圾房间,我不住的,现在,我立刻就转去。陶陶说,俞小姐,来已经来了,千万克服一夜,明朝再讲。俞小姐冷笑说,哼,做戏让我看,这个苏州老总,根本就是垃圾瘪三,还想骗我。大家一吓。俞小姐说,啥狗屁的投资回报,啥高级领导开发项目,看人,我看得多了,懂的。陶陶说,轻点呀。俞小姐说,这种旧床,这种旧被头,旧枕头,我碰也不会碰,现在马上回上海。陶陶上去拖,俞小姐一犟说,路上我就想了,这次出来,一定不开心的,认得陶陶,我上当还不够多,我十三点。陶陶不响。俞小姐说,沪先生,宝总,大家一道回去,回上海,现在就走。陶陶说,俞小姐,总归要把我一点面子嘛,气性太大了。俞小姐不响。场面尴尬。阿宝拉了陶陶,到走廊商量,最后陶陶说,也好也好。于是,阿宝与沪生回了房间,隔壁还是吵,但后来,听见走廊一阵说笑,脚步声音。沪生说,两个人做啥。阿宝说,我请俞小姐出去住了,四星五星也可以。沪生说,俞小姐吵归吵,笑归笑,比较难得。阿宝说,是陶陶不懂道理,这种会议,根本就不应该来。

两人落座闲聊。阿宝说,白萍有消息吧。沪生说,极少来信了。阿宝说,1989年公派出国,讲明三个月,现在,五年三个月不止了。沪生说,人一走,丈人丈母娘,就开始冷淡,我也就搬回武定路,到1991年有一天,丈母娘叫我上门,拉开抽屉,一张借据,人民币两万两千两百元。

丈母娘讲,白萍出国前借的。我一句不响。丈母娘讲,沪生如果有,帮白萍付一付,以后让白萍还。我不响,拿出了三千元,余款一周后送到。

我后来想,等于是“人们不禁要问”,如果是廿二万两千元,哪能办。阿宝笑笑说,“文革”腔,改不过来了。沪生说,当时还以为,白萍会来电话,道个歉,但一声不响,偶尔来了电话,也根本不提。阿宝不响。沪生开电视,两个人看了几条新闻,有人敲门。阿宝开门一看,是陶陶与苏州范总。阿宝说,俞小姐呢。陶陶说,宝总猜猜看。阿宝说,回上海了。

陶陶说,可能吧,不可能。沪生说,爽气点讲。陶陶说,我正式报告,俞小姐,住进苏州大饭店,天下太平了。阿宝说,这就好。陶陶说,俞小姐坐进丝绒沙发,雪白粉嫩,嗲是嗲,糯是糯,像林黛玉。沪生说,林妹妹一笑,宝玉出来做啥呢。陶陶说,啥。沪生说,万一眉头一皱,再发起火来。陶陶叹息说,这只女人,就等于独裁专制,我要民主自由,我怕的。

苏州范总笑笑说,全部是怪我,招待不周,陶陶跟我打了电话,真是抱歉。阿宝说,不客气。范总说,俞小姐的单子,必须我来结。阿宝说,小事一桩,范总不必认真。四个人吃茶,聊了一个钟头。沪生看表,已经十一点多。陶陶说,时间不早了,两位有兴趣出去吧。阿宝说,我想休息了。陶陶说,出去吃一点夜宵,总可以的。沪生说,算了。陶陶说,还是去吧,附近有家小店,老板娘懂风情,大家去一次,再回来休息。范总说,小店确实可以,老板娘也有意思,一道去散散心。陶陶说,走。陶陶拉了阿宝,沪生,四个人走到楼下大堂,灯光暗极,总台空无一人,走近大门,已经套了两把环形锁,陶陶推了推门。范总说,服务员,服务员。

招呼许久,总台边门掀开一条缝,里面是女声,讲一口苏白,吵点啥家,成更半夜。陶陶说,我要出去。服务员说,吵得弗得了。陶陶说,开门呀,我要出去。女人说,此地有规定嚷,除非天火烧,半夜三更,禁止进出。陶陶说,放屁,宾馆可以锁门吧,快开门,屁话少讲。女人说,僚的一张嘴,清爽一点阿好。陶陶说,做啥。女人说,阿晓得,此地是内部招待所。范总讲北方话说,少废话,我们有急事出门,赶紧开门。阿宝说,还是算了。沪生说,不对呀,范总要回去吧,要开门吧。陶陶拍台子,摇门,大吵大闹说,开门呀,开门呀开门呀开门呀,我要出去,我要出去呀出去呀。门缝再无声息。范总大怒,讲北方话说,什么服务态度,快开门,妈拉个巴子,再不开门,老子踹门啦。阿宝与沪生,仗势起哄。吵了许久,门缝里慢悠悠轧出一段苏州说书,带三分侯莉君《英台哭灵》长腔说,要开门,可以噘,出去之嘛,弗许再回转来哉,阿好。陶陶说,死腔,啥条件全部可以,快点开呀。静了一静,一串钥匙响,一个蓬头女人,拖了鞋爿出来,开了门。

四人鱼贯而出,走到外面,花深月黑,空气一阵清新。陶陶说,肚皮已经吵空。范总说,这种招待所,简直是牢监。陶陶说,小店有多少路。

范总说,三个路口就到。夜深人静,四人闷头走路,走了不止四个路口,范总东张西望,寻到一家门面,但毫无灯光,玻璃门紧闭,上贴告示,本酒吧装修。范总说,糟糕。陶陶说,老板娘呢。范总懊恼说,半个月不来,变样子了。阿宝看表,将近一点钟。范总说,要么,大家去漶浴,有吃有唱。陶陶说,可以可以。阿宝说,不麻烦了,回去吧。沪生说,我也想回去,陶陶真的要漶浴,就跟范总去。范总说,要么一道去,要么不去。陶陶说,已经出来了,不回去了。阿宝说,不早了,还是回房休息吧。四个人就朝招待所走,阿宝发觉,范总对本地并不熟,漫无边际走了一段,绕错几条马路,陶陶扫兴至极。四人好不容易摸回招待所,大堂灯光全灭。陶陶推门,内部套了三把锁。陶陶敲门说,快开门,有客人到了。里面毫无声音。陶陶摇门说,开门呀,我要进来。里面无声息。陶陶说,死人,开门呀,开门呀,开开门呀。门内再无一丝声息。整幢房子,看不见一点灯光,一幢死屋。范总脱了外衣,爬上大门旁的铁窗,打算由二楼翻进去。不料嘶啦一响,人根本上不去,栏杆铁刺戳破了长裤,撕出一个大口,从裤脚一直裂到腰眼,狼狈不堪。

此刻已接近半夜两点。阿宝说,一辈子进出房间,进来出去,这趟最难。沪生说,四只夜游神,服务员眼里,等于四只吵狗,噩梦一场。陶陶说,让我歇一歇,再喊再敲,非叫这只死女人开门不可。阿宝说,开门是不可能了,还是朝前走走,蹲到门口,石狮子一样。于是四人狼狈朝前漫走,心力交瘁,路灯昏黄,夜凉如水。范总手拎破裤说,这样子瞎走,也不是办法,是不是寻个地方,住下来。阿宝说,范总还是先回去吧。范总说,这我难为情,不可以的。陶陶说,到浴室里混几个钟头,天就亮了。阿宝说,不麻烦范总了,我现在,就算回房间,精神已经吊足,同样是睁眼到天亮。沪生说,是呀,范总先回去吧。范总摇摇头,拎了裤子碎片。沪生听懂了阿宝的意思,看来范总能力有限,因此弄出这场尴尬戏,再跟了瞎跑,也像是逼范总埋单,毫无必要。沪生说,范总先走,陶陶呢,就去苏州大饭店,找一找俞小姐,我跟宝总,另想办法。陶陶说,这也太绝情了,我情愿咽马路,也不可能找俞小姐的。沪生说,俞小姐会吃人。陶陶颓然说,这次到苏州,全是为了这只女人,俞小姐急于投资,唉,我最近看女人的眼光,魂消心死,越来越差了,这个世界,哪里来的林黛玉,只有标准雌老虎,骨子里,只想赚进铜钿的女人,为参加这次会,打了我多少电话,真的来了,又挑三挑四,翻面孔比翻牌还快,这种女人,我会看不透。沪生说,跟我讲有啥用。陶陶说,作天作地,我已经头脑发胀,彻底买账。沪生说,算了吧,过几个钟头,两个人笑一笑,又粘起来了。陶陶争辩,三人一路乱讲。范总勾头独行,像是中了蛊,七转八弯,神志无知,闷声不响。

凌晨三点,四个人来到一片水塘前面,水中有弯曲石栈道,通向一幢灰黑旧门楼。栈道边,两排宽宽长长,四方抵角石条栏。四人一屁股坐到石栏上,方感舒畅。天色虽暗,眼前一泓白水,隐现微亮。阿宝说,此地好像来过。沪生说,风景蛮好,这是啥地方。几个人走到门楼前面,白地黑字匾,“沧浪亭”三字。陶陶说,我真是饿煞,原来到了苏帮面馆,上海淮海路也有一家。阿宝说,这是上海花样,苏州哪里有。范总说,北宋造的同子,苏州最古园林。阿宝不响,面对两扇黑漆大门,足下水光,一水沦涟,想起了弹词名家,“沧浪钓徒”马如飞。范总说,孔子讲过,小子听之。清斯濯缨。浊斯濯足矣。自取之也。沪生说,想不到呵想不到,“文化大革命”阶段,我第一次到此地,以后也来过,一到夜里,通通认不出了。范总放下破裤说,最近陪客户来了一趟,才晓得此地,是咸丰十年,太平军烧光拆光,同治年修复。四个人不响,坐于石栏上,云舒风静,晓空时现月辉,讲讲谈谈,妙绪环生。园中的山树层叠,依然墨黑沉沉,轮廓模糊,看不到细节,但长长一排粉墙,逐渐改变灰度,跟了天光转换,慢慢发白了。微明之刻,四周一阵阵依稀之音,含于鸟喉的细微声响,似有似无,似鸣非鸣。阿宝说,太平军不要读书人,书烧光,沧浪亭烧光,八国联军攻北京,李秀成攻常州,移防苏州,清朝一个守备,投河自杀,结果,水里捉起来,拖到秀成面前。有本旧书讲,秀成有八个持刀护从,身披黄斗篷,黄缎马褂,四方面皮,留一撮胡子,秀成叹息讲,自家头发这样长,老百姓叫我“长毛”,将来要是坏了事体,我逃是不可能了。清朝守备浑身滴水,低头不响。秀成讲,假使我一路顺风,江山有份,有吃有用,功名震世,吃了败仗,我苦了。讲到此地,落了两滴眼泪。范总说,长毛斗不过咸丰。陶陶说,等于炒股多风险,入市要谨慎,当年上海造反队头子,如果革命成功,交关开心,可以多弄女人。沪生看一眼陶陶说,又是女人,吃足女人苦头,还不够。陶陶自嘲道,我心里明白,老古话讲,我是偷到如今,总不称心,老天爷最公平,我既要逍遥,吃到甜头,也就有苦头,无所谓了。四个人说说讲讲,发一阵呆,也就坦然。月轮残淡,天越来越明,鸟鸣啁啁然,逐渐响亮,终于大作。半夜出发,无依无靠,四个荒唐子,三更流浪天,现在南依古园,古树,缄默坐眺,姑苏朦胧房舍,苏州美术馆几根罗马立柱,渐次清晰起来,温风如酒,波纹如绫,一流清水之上,有人来钓鱼,有人来锻炼。三两小贩,运来菜筐,浸于水中,湿淋淋拎起。大家游目四瞩,眼前忽然间,已经云灿霞铺。阿宝说,眼看沧浪亭,一点一点亮起来,此生难得。

李李经营“至真园”饭店,换了几个地方,等新店形成了规模,某个周五,邀请阿宝,沪生,汪小姐宏庆夫妇,康总夫妇吃饭。大家进包房落座,李李进来,丰颐妙目,新做长发,名牌铅笔裙,眼睛朝台面上一扫说,两女四男,搭配有问题了。汪小姐说,我还以为,宝总沪生,会带女朋友进来。李李说,不碍的,我请两位漂亮阿妹过来。汪小姐说,李李的样子,越来越嗲了。李李一笑,走出去,一盏茶工夫,陪两位女客进来介绍,吴小姐,公司会计,另一位章小姐,外资白领。大家坐定,李李出去应酬,服务员上菜。宏庆说,两位女嘉宾到位,啥人来承包呢。汪小姐说,包啥呢,包养小囡吧。宏庆不响。汪小姐说,我一看吴小姐,就是好酒量,章小姐,只吃菊花茶,宝总预备照顾哪一位呢。吴小姐忽然慢悠悠说,我不喜欢男人照顾,只喜欢照顾男人。吴小姐与阿宝碰一碰杯,抿了一抿。章小姐与沪生吃啤酒。康太浑身滚圆,笑眯眯说,讲得对,女人,为啥要让男人照顾,我就喜欢照顾男人,让男人做老太爷。汪小姐不响。康太说,我每天帮老公捏脚,敲背,我适意。康总笑笑。汪小姐不响,接下来,大约踏了宏庆一脚,宏庆叫了一声。沪生说,刚刚我上楼,看见几个尼姑寻李李。吴小姐说,外面摆了两桌素席,李李相信佛菩萨,吃花素,一直有这方面朋友。

饭店老板,阿宝认得不少,印象最好是李李。开张多年,两个人熟。

经常阿宝忙得要命,饭店朋友的电话,一只接一只打进来。宝总,店里进了一百多斤的石斑,要不要定一段,清蒸还是豉汁,带新朋友来,还是老规矩,摆两桌,力邀阿宝赴会,准备一台子陌生人陪阿宝,或者,让阿宝陪一台子陌生人。李李基本不响。经常是阿宝落寞之刻,公司里,人已走光,茶已变淡。阿宝想不到李李之际,接到李李电话说,宝总忙吧,有心情,现在来看我。阿宝答应,走进“至真园”,领位带人小包房,一只小圆台,两副筷碟杯盏。阿宝落座,李李也就进来,上了小菜,房门关紧,眼神就安稳,随便讲讲,近来过往,有一点陌生,也像多年不遇的老友,日常琐细,生意纠葛,不需斟词酌句。一次李李生日,阿宝叫人送了小花篮。夜里见面吃酒。阿宝说,花篮呢。李李说,不好意思,我不喜欢花篮。阿宝说,有啥不对吧。李李说,我不喜欢这种花,店里不用,只用康乃馨。阿宝说,玫瑰成本高,寿命短,康乃馨可养一个多礼拜。李李说,我不讲了。康总笑笑。这一夜,李李酒多了,到后来黯然说,我如果讲到以前经历,真可以出一本书。阿宝说,讲讲无妨。李李说,经常半夜醒过来,想跟一个好朋友仔细讲。阿宝说,好朋友就在眼前,另外,也可以对录音机讲。李李说,这我是发痴了。阿宝说,外国人喜欢自言自语,想到啥,对录音机讲,以前纠葛,过去种种人等,开心不开心的片段,随便讲,随便录。李李说,阿宝灌迷魂汤。阿宝说,坐飞机,轮船,随时讲,这叫“口头历史”,整理出来,就是材料,一本书。李李说,我当然有情节,有故事,但不方便讲,是私人秘密。阿宝不响。李李似醉非醉说,我哪里有好心情,如果讲起来,我会哭的。

此刻,台面上已经酒过三巡。吴小姐穿露肩裙,空调冷,披了阿宝椅上外套,与阿宝吃了一杯,见阿宝情绪不高,放慢速度,代阿宝夹菜。

宏庆说,看见吧,大家看见吧。康总说,看见啥。宏庆说,吴小姐照顾男人,多少周到。汪小姐不响。宏庆说,两个人排排坐,真体贴。吴小姐缩进阿宝衣裳里,发嗲说,宏总讲啥呢。这个阶段。李李两次陪人进来敬酒,先是香港男人,某港资沪办主任。后一次来,已吃得面含桃花,左右两个台湾男人,酒明显多了。这两个台男,年龄四十出头,算青年才俊,风度好,跟大家抿了一口,陪同李李出去。李李有点踉跄,高跟皮鞋一个歪斜,有风韵。阿宝明白,李李与两个台男,基本不会有故事。前面的香港男人身上,得出一点微妙。当时李李与此人进来,并不靠拢,但走近台面,从阿宝角度看,两个人其实接近,甚至贴近。大家立起来端杯,祝贺生意兴隆。阿宝所处位置,无须偷窥,是包房玻璃门反映,明显看见香港男的肉手,此刻伸到李李后腰一搭,搭紧,滑到腰下三寸,同样搭紧。

落手一搭,要看时问与程度。大家全部起立,目光集中于面前杯中酒,是多是少,吊灯下面,眼前是面孔,表情,酒杯。椅子要移开,人要立直,眼睛朝前对视,杯口要对称,碰撞其他杯子某部位,甚至嵌进去,控制力量,声音,小心轻重。酒量多少,也是算度之中。因为是上海,可以装样子,多一点,还是少,浅浅一口,或者整杯一口吞进肚皮,上海可以随便。碌乱之中,无人会想到,李李腰身后面,高级面料裁剪弯势与荡势之间,大提琴双线附近,迷人弧度之上,一只陌生手,无声滑过来,眼镜蛇滑过草地,灵活游动,停留,保持清醒,静静一搭的滋味。两个人,究竟是几年里一直有默契,还是今夜发出询问与暗示,无人会懂。

这种小动作,程度比一般绅士派头超量,时间延长,指头细节如何,春江水暖,外人无可知晓。上海方言,初次试探,所谓搭,七搭,八搭,百搭,搭讪,搭腔,还是搭脉。小偷上电车,就是老中医坐堂,先搭脉。乘客后袋凸出一个方块,是皮夹,笔记本,还是面巾纸,行业规矩不便用正手,依靠手背,无意碰上去,靠上去,靠紧几秒。平时房间里多练习,练手背皮肤敏感,可以感受对方是钞票,名片,还是整叠草纸。一旦对方发觉,因为手心朝外,不引怀疑。这种试探,上海“三只手”业内,称为“搭脉”。李李举杯,香港男超过警戒线,滑上滑下,一搭。李李面部看不出任何反应,心里倍感激动,还是意外,烦恼,甚至讨厌,人多不便发作,闪让,其他,李李不透露痕迹,一概不语,但等大家吃了酒,李李捏紧红酒杯,准备回身出去,脚下全高跟,因为椅脚,桌围,裙摆的限制,小心转身,顺势于港男肩上一扶,极自然的动作,表明心迹尚佳。阿宝低头看看手表,时间不早了。附近,章小姐与康总夫妇以及沪生,讲得投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