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能做一名龙渊阁的子弟,无疑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但我一进龙渊阁就脸色发白,拔腿就跑。我的师兄一把抓住了我。
  “跑什么跑什么?”他低声喝斥着,“在师长面前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
  “你们是骗子!放我回去!”我大呼小叫,继而嚎啕起来。
  “胡说!龙源阁怎么可能是骗子?”
  “要不是骗子,怎么会这里面一本书都没有?”
  与人们的常识不同,龙渊阁虽然是九州知识的承载者,却并不用文字记录知识。最初的时候,龙渊阁正如我们所想象,堆积了无数的书籍,但到了后来,想要霸占世界的君王们开始对龙渊阁的知识垂涎三尺。
  “无论是利用天象、使用法书还是排兵布阵,这世上都不可能有哪个地方的收藏比得过龙渊阁,”师兄告诉我,“所以对他们而言,龙渊阁就是一座可以帮助他们横扫九州的宝库。”
  但这座宝库太固执,把自己的秘密深深隐藏,决不肯泄露给外人。第一个攻入龙渊阁的君主,是一位骄傲的羽人,他希望能让自己的种族每时每刻都能飞翔,从而成为九州大地上无可匹敌的霸主。他没能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愤怒之下,一把火将龙渊阁烧成灰烬。我们的先辈们足足花了两百年的时间去重建。
  第二位入侵者持相反理由。他是一位蛮族的大君,正在为了他的死敌——华族人先进的兵器而头疼。这时候他听到一个消息,华族的国君正在派出斥候全力寻访龙渊阁,以期制造更加强大的武器,对抗蛮族人剽悍的骑兵。
  “所以他抢先一步,毁掉了龙渊阁?”我问。
  “真聪明,”师兄说,“那一把火,让我们三百年的苦心经营再次化为乌有。所以从此以后,龙渊阁所有的知识,都记载于我们心中。它们与我们的生命同在。”
  完了,我绝望地想,我会成为一只填鸭,一座移动的书架。
  整座龙渊阁里找不到一片纸张和一支笔。所有人都在一刻不停的地记忆、背诵,将所有的知识生吞活剥,藏进肚子里,等待着未来的某一天传给自己的接班人。我们终日枯坐在地上,背诵九州山河的每一处细节,背诵历代王朝的年表,背诵青阳魂的酿制方案,唯恐记错了一个字。九州的全部知识化整为零,记入了我们心中,而我们对身边一切的敏感却在不断下降。
  龙渊阁有一个笑话,说是龙渊阁被一位渴求天下的君王攻破了,但他走进来之后,立即失望的离开了,并且把指挥作战的将军砍了脑袋。
  “这个废物,”事后他说,“让他找龙渊阁,结果给我找了个一群人打坐冥修的苦修会!刀子都架到脖子上了,他们还没点反应!”
  但我们自己认为,那些苦修的修行者们与我们无法相提并论。苦修会所追求的是自身的修行,而我们则执著于真理的传承。虽然从形式上看,我们都是闭着眼睛念念有词,但本质上,我们一定会高他们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