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按照宇文非的说法,龙渊阁的时间和外界不一样,假如不算冰冻在冰块里的那段未知岁月,这家伙也已经活了几百岁了,这真让人羡慕。古往今来的帝王,为求长生殚精竭虑,倒还不如遁入龙渊阁,可惜他们和眼前这个龙渊阁子弟一样,丝毫也不知道龙渊阁的下落。
  大学开学了,生意看涨,我每天赶在菜市收摊前弄一推鱼头回家,给宇文非熬汤。房东跑来提抗议,说最近院子里的野猫越来越多,这也就罢了,宇文非自己居然也唧唧歪歪。
  “再吃半个月,我就变成鲛人了,”他说。
  “鱼头补脑子,你知道不?”我很愤怒,“你要再不能记起来怎么回去,我就要焦了,管你什么焦人糊人。”
  他无声的笑了,过了一会儿说:“其实你不必收留我的,虽然我觉得你可以帮助我,但你并没有这个义务。何况,把我交给官府,你还能得些花红吧。”
  我叹口气:“我不是不想,但我这人生来就和官府不对付。再说了……”
  “再说什么?”
  我犹豫着,措着词,最后小心翼翼地说:“虽然我还是觉得你是个疯子的可能性最大,但是,这个九州世界对我还真有点吸引力。你也看得出来,我混得很失意,所以我希望能发现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世界,也算是略微满足一点自尊心。”
  宇文非看了我两眼,不声不响的端起碗,咕嘟咕嘟喝起来。
  其实按照科学的观点,鱼头和王八这类的东西,和记忆力毫无关系。何况宇文非不是记得太少,而是记得太多,那些混乱而自相矛盾的细节,不光令他自己困惑,我听着都头大。
  “你仔细想想,龙渊阁究竟在哪儿?”我说,“不然你怎么回去?”
  “在九州,”他的答案无懈可击,气得我直翻白眼。我想起自己大学时闲着无聊,读过许多穿越类的垃圾小说,主人公要么是从现代回到古代,凭着高科技的头脑和装备征服世界与美女;要么是从古代跳到现代,凭借着绝世武功闯出一片天地。但是小说和现实的反差是巨大的,这种跑到异世界天天喝鱼头汤的废物,便是九流小说家也编不出来。
  “这么说,你要是去到九州,就能改变天下的命运了?”他听完我的抱怨,若有所思。
  “没可能,”我摆摆手,“你以为我比你强很多?我要是去了九州,也许一露头就被什么莫名其妙的乱箭射死了。”
  “嗯,世界的确处于动荡不安中,”他说,“九州几乎没有过完全和平的岁月,区别不过是大战小战而已。”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有些泄气:“其实我们地球也差不多。有人统计过,有史以来,地球上完全没有战争的年份,大概只有几十年。”
  “所以,由于战争的缘故,我无法找到龙渊阁的确切方位,”宇文非沉思一阵后,冒出了这么一句。
  “大哥,”我将头一抱,“你他爹的又想起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