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秋季到来的时候,我成功安排了宇文非的饭碗,确切说,是老七帮忙安排的。宇文非去一个小打印店做了录入员。活不多,有需要的时候再叫他过去。他以往在龙渊阁抄抄写写,现在敲打键盘,也算得上是老本行。
  “那你们以后打算怎么办?”老七问。
  我一阵茫然,脑子里没半点头绪。卖盘不可能是长远之计,工作始终没找着,前途看来一片灰暗。至于宇文非,天天没事儿就坐着冥修,也没见他修出什么成就来。
  “异次元空间?时间机器?虫洞?跃迁?你能有点概念吗?”我快要把我所会的名词都掏出来了。宇文非只是摇头。
  “我已经想了好几个月了,”他说,“但我始终抓不到任何一点痕迹。我只记得我在龙渊阁工作,下一个场景就是那冰块了。”
  再问一百次,也是从龙渊阁跳到冰块,真让人气闷。外头倒是吵吵嚷嚷,关于这位冰川古人君离奇失踪的种种分析够出一个书系了。最现实的说法是外国势力把他偷走了,最罗曼蒂克的则是他本是外星人、又苏醒回到了他的家乡。
  “要真能回去就好了,”宇文非感叹,“在一个连星空都不一样的地方,心里真是发虚。”
  “九州的星空是什么样的?”我问。
 
  “九州的天空是彩色的,”宇文非喃喃地说,“那是因为星辰都有自己的颜色,而不像这里,只有白色的光芒。”
  “白昼的时候,太阳统治了天空,耀眼的光芒遮掩了其他的星曜,但如果仔细看,仍然能看出一些不同的色彩。它们虽然隐藏在太阳的亮度之下,却还是执著的散放出微弱的光。”
  “到了夜晚,太阳隐去,谷玄的黑暗笼罩大地。明月发出柔和的淡黄色光,其他星辰如同钻石,闪烁出七彩。亘白是白色的,密罗是绿色的,印池是蓝色的……那些光芒在星辰力的相互扰动之下此消彼长,令夜色变幻多端。”
  “我记得我喜欢在龙渊阁的高层仰望星空,那些绚丽的色彩仿佛触手可及。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背后的龙渊阁都显得微不足道,因为宇宙的秘密总是蕴涵于它本身,不会依赖于文字而存在。”
  我拍拍他的肩膀:“兄弟,想家了?”
  宇文非默然点头。其实我也想家了,但混成如今这德行,真是羞于归家。人言衣锦还乡、荣归故里,我这般惶惶然如丧家之犬的状况,非把老爹的血压计打个粉碎。
  这一夜秋风萧瑟,开始有黄叶坠下。北京这地方,几乎没有春天和秋天,用不了多久,隆冬就将到来。与夏天相比,北京城的冬日又是别样滋味,起风时,室外空气中仿佛包裹着玻璃渣,一下一下的锥着皮肤。而我的房东乃葛朗台、阿巴贡、夏洛克与泼留希金的基因混合体,只怕恨不能一颗煤球让我烧一冬。
  “你在想什么?”宇文非问我。
  “你自己不能看么?”我反问。
  “你不是要我尊重你的……人权么,”他眨眨眼,“所以我就再也没阅读你的头脑。”
  “该读的你都读干净了,”我毫不领情,“我是在想,你总不能在这儿呆一辈子吧?”
  他叹口气,双手抱住头:“我也不想,但我该怎么回去呢?已经几个月了,我还是没想清  楚事情的根源。难道……难道我真的只是个疯子?关于九州的一切,只是我这个疯子的狂想?”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宇文非这样。在此之前,他都总是一副高深莫测、没心没肺的德行,即便是在种种混乱记忆所组成的迷宫中穿行时,他也始终能保持嘴角自嘲的微笑。但如今,秋日的第一片落叶似乎击碎了他最后的自信。
  我捏捏他的肩膀:“其实我也怀疑我自己疯了,不过……你得这么想,甭管世界的真相是怎么样的,你所能体会到的,只是你的感知而已。比如我其实是个绝色美女,但你看到我是个猥琐男,那我的美女本质就对你毫无用处了,是不?”
  宇文非一乐:“原来你们这里美女的标准是这样的……”
  “我那是比方,你别打岔!”我剜他一眼,“也许你真的是疯子,但你心里有这么一个九州世界,你就拥有常人所没有的一些东西。你能够梦见羽人从龙渊阁的窗外飞过,梦见郁非带着火红色的轨迹划过天空,我只能梦见AV女优投怀送抱……扯远了,不说这个。”
  但我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我似乎有很多感触,却很难用语言形容。宇文非至少还能以回到九州、回到龙渊阁作为目标,我的目标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