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现实生活也有病毒了

第二天,冯鲸来了。

他听了张古的讲述后,说:\"那是电脑病毒。\"张古说:\"我刚刚看过《青年时讯》的报道,一个人自称徐海懿,台湾人,他制作了一种叫\'厉鬼惨叫\'的病毒,正是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传播的,如今这种可怕的病毒已经蔓延到了大陆——现在我忽然想,那个徐海懿会不会就是这个男婴?\"冯鲸:\"不可能。\"张古:\"老实说,我一直认为这个男婴是鬼魂,如果他会编电脑病毒程序,就说明他不是鬼魂。那他到底是什么?来自外星?……\"冯鲸:\"更离奇了。\"张古想了想,突然说:\"我还觉得,这个男婴本身就是病毒,是我们现实生活中的一种病毒。\"冯鲸:\"你这是在写超现实小说。\"张古继续说:\"他出现后,你有没有发现我们整个的生活都出了问题?都变了形状?\"冯鲸不点头,也不摇头。

张古:\"有一个人家,生了三个怪孩子,最后死了一个,偏巧那母亲不知道死的是哪一个——这可能是一个真实的事件。这病毒于是以一个男婴的形式侵入绝伦帝,害死迢迢,害伤李麻,害疯连类——现在,他又开始编制电脑病毒。\"冯鲸:\"照你的意思,弄不好他还会制造艾滋病毒……\"张古又说:\"还有一个可能——那三胞胎并不是真的,那个老太太也是病毒,是扮演男婴母亲的病毒。\"冯鲸使劲地晃脑袋:\"越来越没谱了。\"张古:\"不管男婴是什么,电脑上那种病毒总是他搞的。我们能不能查到他在哪里?\"冯鲸:\"我怀疑他在很远的地方操纵。\"张古:\"直觉告诉我,他就在离我很近的地方。\"……冯鲸离开之前,看着张古的左瞳孔说:\"我是你的朋友,我得对你说实话。你今天晚上给我的感觉是神经兮兮,不着边际,哪天我得送你到医院去看一看。\"张古:\"你说我精神失常了?\"冯鲸:\"我只是提醒你。\"张古坚定地认为,那个男婴就潜伏在镇子里。

可是,他用的是谁家的电脑呢?

张古走出门,去找卞太太核实。他来到她的家,发现门锁着。他退出来,四下看看,见卞太太正迈进慕容太太家的院子,他急忙喊:\"嫂子!\"卞太太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站在那里。

张古跑过去,急急地问:\"你周二和周四还在不在家?\"卞太太说:\"我现在每天都不在家。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情,我敢一个人住吗?我一直睡在慕容太太家。\"张古心一沉:男婴用的还是卞太太家的电脑!男婴跟自己就隔一堵墙!

张古:\"嫂子,你赶快把电脑搬走,搬到慕容太太家去。\"卞太太:\"为什么?\"张古:\"那男婴一直在用你的电脑散发恐怖消息!\"卞太太朝她的家看了看,脸色都变了:\"我,我不敢,万一他跟到慕容太太家……\"张古:\"那好吧,先移到我家去,这总可以了吧?\"卞太太:\"给你钥匙,你搬到哪里都行。\"张古把卞太太的电脑搬到了自己家。奇怪的是,新电子邮件并没有消失,仍然像秋天的落叶一样一封接一封地发过来。

只是,每封信都是空的。

他不再对张古做任何提示了。

他在张古的视野里消隐了,这绝不是什么好兆头。现在,张古更不知道他在什么方位了,更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张古觉得自己没了视觉,没了听觉,没了知觉。他成了一段木头,静静等候宰割。

那条狗又来了,它朝着屋里狂吠,叫得那样惊惶,那样不安。

张古觉得那条狗是来向他报信的。

过了一会儿,那条狗伸出爪子,一下下抓挠门板,那声音很急迫,很刺耳,\"咔哧——咔哧——\"屋子里空荡荡,黑糊糊,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张古从狗的叫声里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四周正在发生着什么。他缩在被窝里,纹丝不敢动。他没有脱衣服,他的全身都湿透了,那是冷汗。

不全是汗。这个夜里,张古尿床了。

突然,他的手在黑暗中摸到被窝里有一个软乎乎的肉东西,好像是个婴儿!他不知道他摸到的是什么部位,肩膀?大腿?心肝?他猛地坐起来,打开灯,什么都没有……

他要崩溃了。

小人

张古觉得很多的脸都变得怪异起来。

他一张一张地过滤这些可疑的脸。突然,他的大脑锁定了一个人——冯鲸。

他是变电所的职工。他是张古多年的朋友。他是和张古一同藏在掩体里的战友……

张古打了个冷战。

他像发高烧出现幻觉一样,脑海里出现关于冯鲸的所有场景:第一次问张古《三减一等于几》这个咒语般问题的就是他。当时,他的表情和平常一点都不一样。从那以后,张古再没看见过一次他有那样的表情。

而男婴出现的那个停电的夜晚,偏偏是他值班。张古记得,那个夜晚所有人给变电所打电话都打不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