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魔力的源泉

1

汤姆·罗根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到杀了自己的生父。他的意识里还有些清醒,知道这个梦是多么荒唐;他上三年级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所以他不可能杀害了自己的父亲。爸爸,我没有杀害你!他的意识尖叫着。别的人——他挣扎着想要醒来,却又走进了一个新的梦境。在梦里,他在一条长长、黑暗的地道里艰难地行进。他的胯下很疼,脸上也被刮得一道一道的。还有别的人跟他在一起,但是他只能看出一些模糊的身影。反正是谁都没有关系,重要的是跑在前面的那几个孩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必须受到惩罚。他们必须受到惩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片沼泽臭乎乎的。水滴落下来,发出回响。他的鞋、裤子都湿透了。那些小混蛋就在这个迷宫一样的地道前面的某个地方,也许他们以为——(亨利)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汤姆和他的朋友迷了路。这真是一个大玩笑。因为他还有另外一个朋友,对,一个特殊的朋友,这个朋友为他们指出了道路……

daocaorenshuwu.com

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像月亮一样发光的气球)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又大又圆会发光的东西。在每一个岔口都飘着一只气球,上面画着箭头,指出他和——(贝尔茨和维克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看不见的朋友应该走哪条隧道。那是一条正确的道路,没错。他听到前面有人,听到他们的脚步声,低低的说话声。他们赶了上去,就要追上了。等他们追上去……汤姆低头看看还握在手里的那把弹簧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突然感到一阵恐惧——这就像他在周末的图片新闻上看到的那些可怕的报道。你的灵魂离开你的身体,附在另一个人身上。他对自己的身体感到很陌生,好像他不是汤姆而是——(亨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人,一个年轻人。他害怕极了,要挣脱这个梦境。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一个令人安慰的声音,在耳边低语:现在是什么时候并不重要,我是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贝弗莉就在前面,跟他们在一起,我的朋友,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做了一件比背着你偷偷抽烟还糟糕的事。你知道是什么吗?她跟她的老朋友比尔。邓邦在做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的!她和那个结巴!他们——撒谎!他大声叫道。她不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他知道那不是谎言。她用皮带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踢在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胯下,逃跑了。现在她又背着他,这个贱货——(小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婊子骗了我。有她好看的——先是她,然后是那个邓邦。谁敢管闲事,就连他一块儿收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他已经喘不上气来,他还是加快了脚步。他看见前面有一个明亮的光圈在黑暗中跳跃——有一只会发光的气球。他听到前面有人说话的声音,也不在乎那只是些孩子的声音。正如那个声音所说的:在哪里、什么时候、是谁都不重要。贝弗莉就在前边。 www.daocaorenshuwu.com

“快点儿,伙计们,快跑啊。”虽然这不是他自己的声音,而是一个孩子的,也没有关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时,当他们走近那个会发光的气球的时候,他第一次看清了他的同伴。两个都是死人。一个没有头,另外一个的脸好像被利爪撕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跑得够快了,亨利。”那个脸被撕开的家伙说。他的两片嘴唇各动各的,可怕极了。汤姆的尖叫打碎了那个噩梦,他终于清醒过来。从床上摔在地板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在哪里?我他妈的到底在哪里?

daocaorenshuwu.com

他意识到一缕微弱的白光,吓得他以为自己又回到了梦里,奇怪的气球投下的光线。然后他记起卫生间的门半开着,日光灯还亮着。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他总是要开着灯;如果起夜的话,就不会磕到小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终于回到了现实中。那是一个梦,一个荒唐的梦。他正在一家汽车旅馆。这里是缅因州的德里。他追踪自己的妻子来到这里,在噩梦里,他从床上摔了下来。仅此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不只是一个噩梦。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一哆嗦,好像那句话就在耳边,而不是在他的心里。不像是他自己的声音——冰冷、陌全……令人昏昏欲睡,听起来又十分可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慢慢地站起来,从床头柜上端起一杯水,一口喝了下去。颤抖着双手捋了捋头发。才3点10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回去睡觉。等天亮再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陌生的声音又响起来了:但是早晨到处都是人——太多人了。而且,此时此刻你才能在下边打败他们。此时此刻你才能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下边?他想起了刚才的梦:水,在黑暗中滴答不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灯突然亮了。他不由得转过头,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卫生间的门把手上系着一只气球。那气球发出可怕的白光。气球上印着一个血红色的箭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箭头正指着通往走廊的门。

daocaorenshuwu.com

我是谁并不重要,那个声音抚慰地说。这时汤姆才意识到那个声音既不是来自他的头脑,也不在他的耳边,而是来自那只气球,来自那奇异、可爱的白光的中心。重要的是我保证一切都会使你满意,汤姆。我想看见她挨一顿痛打;我想看见他们所有的人都挨一顿痛打。过去他们总是妨碍我……等到天亮就太晚了。听着,汤姆。仔细听着。现在他们都在一起……跟着这只气球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汤姆听着气球里的声音解释了一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一切都已讲完的时候,那只气球闪出最后一束亮光。汤姆便开始穿衣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2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奥德拉也做了一个噩梦。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猛地惊醒过来,直挺挺地坐在床上,喘着粗气。

稻草人书屋

跟汤姆的梦一样,她的梦也是一次乱七八糟、令人沮丧的经历。她也觉得自己成为另外一个人——或者说是把自己的意识附着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体上,思想里。她和几个人一起在一个黑暗的地方,感到一种即将到来的危险——他们故意走进黑暗,她想让他们停下来,给她解释所发生的一切……但是她的化身似乎知道,并且相信这一切都是必要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还感觉到有人在追他们,一点一点起了上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比尔也在她的梦里,但却是个孩子——长着浓密的头发!她拉着他的手,隐隐感到自己是多么地爱他。她愿意跟在他的左右是因为她坚信比尔会保护她和所有的人,那个比尔,大比尔会带着他们走出险境,重见天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她害怕极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们来到许多地道交叉的路口上,比尔站在那里,看着一个一个人口——一个胳膊上打着石膏的男孩说话了:“那一个,比尔。最底下的那一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你、你肯、肯、肯定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是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他们沿着那条路走,看见一扇不足3英尺的小木门,门上有一个标记。她记不清那是个什么样的标记,但是那个标记使她害怕到极点,她跳出了那个人的身体,那个女孩(贝弗莉)的身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醒来,直挺挺地坐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浑身冷汗,瞪大了眼睛,喘着粗气。她摸摸自己的腿,想着刚才膛过水,自己的腿肯定湿涌流、冰凉的。但是她的腿是干爽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这不是她的家。哪儿也不是——只是配备了床、梳妆台、两把椅子和电视机的地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上帝,醒醒,奥德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用手使劲儿搓搓脸,那种令人难过的晕眩的感觉消退了。她在德里。缅因州德里镇,她来到这里,因为比尔在这里。明天她就到德里宾馆去见他。不管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管他手上那道新的疤痕代表着什么,他们都要一起面对。她要给他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在这里,然后与他会合。之后……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实际上,她也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那种晕头转向的感觉让她感到莫大的威胁。她又想起了刚才做的那个梦,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这个镇子就像一条巨蟒紧紧地缠绕着她。她真希望听了弗雷迪的忠告,远离这里的一切。 daocaorenshuwu.com

她一直想着比尔,就像一个快被淹死的女人抓着一根桅杆,救生工具,任何——(在下面我们都漂浮着,奥德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飘浮着的东西。 稻草人书屋

一股寒意传遍全身。她紧紧地抱住自己,哆咬着,皮肤上起满鸡皮疙瘩。一时间她好像听到脑子里有个声音在大声讲话。好像一个陌生人躲在那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疯了吗?上帝,我疯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她的意识告诉她。只是迷失了方向……时差反应……过度担心你的丈夫。没有人会在你的脑子里说话。没有人——“在下面我们都漂浮着,奥德拉。”卫生间里传出一个声音。一个真实的声音。而且很阴险。阴险、龌龊、邪恶。“你也会飘起来的。”那个声音不怀好意地笑着,咯咯的笑声慢慢低了下去,最后好像是堵塞的马桶发出的声音。奥德拉失声大叫起来……

daocaorenshuwu.com

我没听见那些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大声说道,以为那个声音会反驳她。但是没有。屋里静悄悄的,远处传来火车的笛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突然感到非常需要比尔,根本无法等到明天。她睡在一个汽车旅馆的标准间里,这一间与其他的39间并无两样。但是她突然觉得无法忍受这里的一切。当你能听到各种声音的时候,这里的一切都无法忍受。太可怕了。她好像又滑进了刚刚挣脱的那个噩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感到非常恐惧、孤独。比恐惧和孤独还要糟糕,她想。我觉得自己要死了。她的心跳异常剧烈,让她难以喘息。她突然感到一阵被禁闭的恐惧,怀疑这种恐惧是否只是普通的身体上的不适:也许是心脏病要发作,或者正在发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心跳平稳下来,但是还是感到惴惴不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奥德拉拧亮床头的小灯,看了看手表:3点12分。他或许正在睡觉,但是现在对她来说那并不重要——除了听到比尔的声音,什么都不重要。她想跟他一起度过这个夜晚。如果比尔在身边,她就能平静下来,远离那些噩梦。她拿来电话黄再,找到德里宾馆的号码,拨通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接线员为她接通了比尔的房间。铃声响了一次,两次,三次……六次。第七次的铃声刚刚响起,线路就断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电话没人接。”

daocaorenshuwu.com

“真倒霉。”奥德拉说着感到更加恐惧不安。“你肯定没弄错房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对了,”服务生说,“5分钟前邓邦先生接到一个内部电话。他接了的。他肯定是到那个人的房间去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哦,是哪个房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记得了。我想是6层。但是——”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挂断了电话。她感到有些心灰意冷,肯定是个女人。那个女人打电话给他……他去找她了。哦,现在怎么办,奥德拉?我们该怎么处理这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感到泪水就要决堤而出,眼睛、鼻子酸酸的,泪水便在喉咙里。没有愤怒,至少现在还没有……只有失落、被遗弃的忧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奥德拉,要控制住自己,你这样下结论太草率了。大半夜的,你做了一个噩梦,现在又发现比尔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但是事实不一定是这样的。你现在要做的是坐起来——反正你现在也睡不着。打开灯,把带在飞机上读的那本小说读完。忘了比尔的话了吗?这可是最好的催眠药。别再神经兮兮的。那本书足够读到天亮了。那——卫生间的灯突然亮了。门锁咔哒一声,门砰地撞开了。她瞪大眼睛,盯着那扇门。心扑通扑通撞在胸腔。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个低缓的声音传了出来:“在下面我们都漂浮着,奥德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后一个字变成了长长、低沉的尖叫,最后又变成了那种似笑非笑、恐怖的、马桶堵塞的噗噗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谁在那里?”她尖叫着,向后退缩。那不是想象,绝不是。你不会告诉我——电视机打开了。她猛地转过身,看见一个身穿缀着橘黄色扣子的银色外衣的小丑在屏幕上跳来跳去,眼睛只是两个黑洞。当那油彩画出的嘴唇咧开大笑的时候,她看见了像剃须刀片一样的牙齿,叼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那双眼睛向上翻着白眼,嘴张着,但是她清楚地看出那是弗雷迪的人头。那个小丑一边大笑,一边跳舞。它甩着那颗人头,血滴溅到电视屏幕上,发出嘶嘶的响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奥德拉想要尖叫,却只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吟。她一把抓起搭在椅背上的裙子和皮包,冲到楼道里,啪地把门关上。她喘着粗气,脸色熬白。她把皮包夹在两脚中间,慌慌忙忙地套上裙子。

稻草人书屋

“飞吧。”身后传来一阵咯咯的低笑。她感到一根冰凉的手指触到她裸露的脚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惊叫一声,跳了起来。露着森森白骨的手指在地板下模来摸去,指甲劈开了,露出毫无血色的指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奥德拉背上书包,光着脚,朝走廊尽头的大门跑去。她吓得要死,一心只想着要找到德里宾馆,找到比尔。她要找到他,让他带着她离开这个镇子,离开这里发生的不可告人的一切。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飞快地跑进停车场,慌里慌张地找到自己的那部车,急忙跑过去。她翻遍了皮包也找不到车钥匙。她越翻越害怕,把面巾纸。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化妆品、零钱、太阳镜、口香糖翻了个乱七八糟。她根本没注意到对面停着的那辆破福特车里坐在驾驶座上的那个男人。她想自己一定是把钥匙落在房间里了。她不能回到那里,不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在一盒薄荷糖下摸到了坚硬的锯齿型的金属,抓住它,长舒了一口气。她摸索着把钥匙插进锁里。就在这时,突然一只手落在她的肩膀上。她不由得尖叫起来。远处传来几声狗吠,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只手,像钢铁一样坚硬,凶狠地嵌进她的肩膀,把她的身子扳了过来。她看见一张肿胀、扭曲的脸孔,眼睛里闪着凶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想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那只手抓得更紧了,嵌进肉里。

稻草人书屋

“我不是在电影里见过你吗?”汤姆·罗根低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3 daocaorenshuwu.com

贝弗莉和比尔二话没说,穿起衣服,就直奔艾迪的房间。在往电梯走的路上,他们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电话铃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比尔,你的电话?”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可、可能是、是、是吧,”他说,“也、也许是他、他们当中的一个人打、打来的。”他按了上楼的按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艾迪给他们打开了门,脸色苍白、紧张。左臂的姿势很特别,使人想起了过去的日子。

稻草人书屋

“我没事,”他说,“吃了两片药,不太疼了。”但是显然他的情况并不好,吓得嘴唇发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比尔看到他身后的地板上躺着一个人。只看了一眼,他就明白了——是亨利。鲍尔斯,他死了。他从艾迪身边走过去,蹲在尸体旁边。亨利的眼睛半睁着,目光咄咄逼人。嘴里含着凝结的血块,好像嚎叫的样子。那双手像爪子似的。 稻草人书屋

一道阴影投射下来。比尔抬起头,是贝弗莉。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亨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总是在追、追、追踪我们。”比尔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点点头。“他看上去还没老。你注意到了吗,比尔?他看上去一点也不老。”她猛地转过头看着坐在床上的艾迪。艾迪看上去老了,又老又憔伴。那条胳膊搁在腿上,毫无用处了。“我们得给艾迪叫医生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不。”比尔和艾迪异口同声地反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但是他受伤了!他的胳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跟上、上、上次、次、次一样。”比尔说。他站起来,拉着她的胳膊,注视着她的脸。“一旦我们出、出去,一旦我、我、我们惊、惊、动、动了这个镇、镇、镇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就会以谋杀罪逮捕我,”艾迪毫无表情地说,“甚至把我们都抓起来。或者拘留我们。或者怎样。那么就会出事。只有在德里才会有这样的意外事件。也许我们都会被关进监狱,一个治安官员发了疯,开枪把我们全部打死。也许我们会死于尸毒,或者我们在监牢里上吊自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艾迪,那太离谱了!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是吗?”他反问道。“记住,这是德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我们现在是成年人了!你当然不会以为……我是说,他深更半夜来到这里……袭击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用、用什么?”比尔说。“哪里有刀、刀、刀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趴在地上在床下找了半天,到处也找不到一把刀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别找了。”艾迪的声音还是那样无力。“他想用刀刺我的时候,我猛地关门挤了他的胳膊。他把刀掉在地上,我把它踢到电视机下面了。现在却不见了。我早就找过了。”“贝、贝、贝弗莉,给其他几个人打、打电话,”比尔吩咐道,“我想,我可以把艾、艾……艾迪的胳膊固定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看着他们,又看了看地上的尸体。想着任何一个有点头脑的警察看到屋子里的情景都会明白。这里被弄得乱七八糟。艾迪的胳膊断了。这个人死了。这分明是对抗夜贼的自我防卫。想到这里,她突然又想起了罗斯先生。她站起来,看了看,折上报纸就进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旦我们出去……一旦我们惊动了这个镇子——这使她想起了比尔小的时候,脸色苍白、疲倦、有点疯狂。那时比尔就说德里就是它。明白吗?无论我们走到哪里……它抓到我们的时候,他们都看不见,听不见,毫无觉察。你难道还不明白那是怎么回事吗?我们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尽力完成我们已经开始做了的事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贝弗莉站在那里,看着亨利的尸体,想:他们两个都说我们已经都变成了鬼。又开始了过去的一切。一切。小的时候我还能接受,因为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是精灵。但是——“你肯定吗?”她绝望地问比尔。“比尔,你肯定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和艾迪坐在床上,轻轻地摸着他那条受伤的手臂。“难、难。难道你不信?“比尔反问她。”在今、今天发、发生的一、一、一切之后?”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是的。一切已经发生了。聚会结束时发生的那些可怕的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漂亮的老妇人在她的眼前就变成了一个干瘪、丑陋的老太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父亲就是我母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今晚在图书馆讲完那一连串的故事时发生的怪事。所有这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她的心拼命地向她大喊,让她停止现在的一切,用理智来阻止这一切。如果不这样,他们今晚肯定要去班伦,找到那个泵站“我不知道,”她说,“我只是——不知道。即使在今晚发生的一切之后,比尔,我还是觉得叫警察来没什么不可以。也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给他、他们几个打、打、电话,”他又说了一遍,“我们看、看、看看他们怎么想、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好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先打电话给理奇,然后是班思。两个人都说马上就来。但是谁也没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查到麦克家的电话,拨通了。但是没人接,响了几声之后,便挂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试、试、试试图、图、书馆。”比尔说。他已经把两扇小窗上的帝轨卸下来,用浴衣的带子和睡裤上的吊带把艾迪的胳膊固定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还没查到图书馆的号码,就有人在敲门。班恩和理奇一起来到这里。班恩穿着牛仔裤,衬衫还没来得及系好;理奇还穿着睡衣,眼睛警觉地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帝啊,艾迪,怎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天啊!”班恩惊叫道。他已经看到躺在地板上的亨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安、静、静点!”比尔严厉地说,“关上门、门!”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理奇关好了门,盯着那具尸体。“亨利?” www.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