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山魈末日

噩梦即将结束。

因为噩梦即将开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萧的肩膀剧烈地撞到石壁上,裂缝随之而继续开裂,古老的墙壁土崩瓦解,伴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便是满天的石屑与泥灰,还好他提前闭上了眼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顶顶被呛得喘不过气,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等到她重新睁开眼睛,透过渐渐散去的灰雾,就见到了黑夜中的榕树,还有一帘幽幽的月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原来,灵魂就是这样逃出地狱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萧已栽倒在外面的地上了,浑身都被石屑覆盖着。顶顶急忙跑出来,来不及呼吸月亮下的空气,先将他搀扶起来再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幸好只是撞在肩膀上,警官的身板也不像常人般脆弱,叶萧看起来并无大碍,只是骨头火辣辣地疼。月光下他已成为“灰人”,衣服和脸上全都是灰,顶顶也忍不住笑起来,用手帕帮他擦着脸。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们逃出来了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萧用力晃了晃脑袋,直到看见头顶的月亮,才明白已逃出生天。他满足地大口呼吸着,四周飘荡着植物的香气,如置身于没有灯光的舞台。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和顶顶,是仅有的舞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撞碎的是一堵石头回廊,表面似乎有些浮雕,但早已风化瓦解了。后面是茂密的树丛黑影,巨大的罗刹寺金字塔,隐藏在阴影后难以分辨,仿佛漆黑海洋里的冰山。脚下积满落叶和荒草,另一边也是高大的树丛,两头延伸着一些残破的建筑。 daocaorenshuwu.com

“显然我们还在罗刹之国。” www.daocaorenshuwu.com

顶顶打起手电向前走去,黑夜的丛林极度危险。不知潜伏什么野兽妖魔,叶萧赶紧走到她身边,揉着自己疼痛的肩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里并非死寂的世界,草丛中此起彼伏着虫鸣。有时脚边露出一尊佛像,对他们发出神秘的微笑。若不是在这死亡的城市里,还真有些意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萧为了节约电池,便只依靠顶顶的一支手电照明。月光常被大树遮挡,只能看到身边几米远。两个人只能尽量靠近。脚底踩着成年累月的落叶,或腐烂成泥土的尸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忽然,前头幽幽亮起几点光亮,浅绿色的光点飘浮在空气中,像黑夜的精灵在眨眼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是鬼火?”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顶顶脱口而出了一句,并不忌讳这古老的地方。叶萧一言不发地向前走,直到那些“鬼火”飘到自己身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非常微小的光点,如同尘埃飞扬起来,他下意识地顺手抓了一把,感觉竟把“鬼火”抓在了手中。它像一颗迷你的心脏,呼吸着暗夜的空气搏动,让叶萧的手也随之战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身边的光点越来越多,像无数幽灵的眼睛,顶顶张大着嘴巴:“究竟……是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萧摊开手心,只见黑暗的手掌上,匍匐着一只萤火虫。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小家伙只有米拉般大,翅膀后发出微弱的荧光,正好照亮了掌纹中的爱情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它轻巧地爬过爱情线,幸福的密码却难以破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其实那些“鬼火”全都是萤火虫,这夏夜里常见的可爱虫子,如飞蛾扑火一般,围绕到叶萧和顶顶身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低头再行手掌时,萤火虫已无影无踪。

daocaorenshuwu.com

在古老的遗址与佛像之间,月亮与夜风时隐时现。顶顶渐渐感受到一丝暖意,从血管里充盈着身体。自踏入南明城来,她日日夜夜都那样紧张,此刻却突然放松下来,脱离了所有恐惧不安。她任由萤火虫飞来飞去,从睫毛前一掠而过,光点带起微凉的风,要融化在夜色中。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个夜晚变得如此浪漫,冷得像块石头的叶萧也微笑了。他向黑暗深处大步走去,萤火虫已为他点亮了路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虫子跟随他们走了几分钟,两边出现了围墙和长廊,光点便消散在草地中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见!萤火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萧念出了一部宫崎骏作品的名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月光再度明亮,眼前是一尊高大的塔门。 www.daocaorenshuwu.com

顶顶用手电仔细照了照,这尊塔门与进入整个遗址的大门很像,但周围全是复杂的建筑,一条杂草丛生的小路,蜿蜓通向门内的黑暗。

稻草人书屋

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肩并着肩走入塔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阴凉的空气瞬间吞噬了他们,几秒钟后他们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周有许多珍稀的植物,还有部分建筑残骸。月光变得格外明亮,眼球也适应了黑夜的环境,手电几乎用不着了。这里像个花园,许多植物有数百年未经修剪了,都长得异常高大杂乱。地上有人工开凿的小径,在花坛和雕像间穿梭。还有几个倒塌了的凉亭,旁边残存着破碎的佛像,几朵鲜艳的花在石头间绽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就是‘兰那精舍’?传说中罗刹鬼国的皇家花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顶顶猜测着向前走去,发现一棵高大而奇异的树木,垂着许多绿色的肉质树叶,每一片都有几十厘米,有好几处都突起了花蕊,看起来还有些眼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昙花!”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叶萧走到她身边,摸着那片厚实的叶子。他家过去养过不少昙花,每年夏天都会绽开几次,那一夜间短暂而殉烂的美丽,曾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昙花一现’的昙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华丽而悲凉的成语,让顶顶感到一阵心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错,只是这昙花实在太大了,我家养了十几年的县花,也没有它的一个角落大!没有几百甚至上千年的时间,是绝对长不到这种规模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来这昙花都成精了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顶顶也摸了摸那粗大的枝干,刹那间有种东西渗入指间,如电流传遍全身每一点细胞。

daocaorenshuwu.com

眼前的月光变得昏暗,高大的昙花缩小了数十倍,天空被古铜色的黄昏覆盖,后面透出描金的王宫尖顶,在整齐的树冠间金碧辉煌……顶顶的眼前又出现了幻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手指竟然难以挣脱,似乎又有一只手搭在自己肩头,回头一看却不再是叶萧,而是张年轻而美丽的面孔。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张脸飘浮不定忽隐忽现,时而钻入昙花的叶子里,时而又缠绕在顶顶身前。她穿着一件紫色筒裙,像泰国古装电影里的女子们一样裸露肩膀,看起来不会超过二十岁,直盯着顶顶的双眼,然后念出一句古梵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咒语般的动人女声,如天外的磁石吸住了她的心。随即某个东西钻入了脑子,她眼前一片昏黑倒在地上。

稻草人书屋

“你怎么了?”

daocaorenshuwu.com

叶萧被她吓了一跳,只见她抚摸着昙花的枝干,塑像般凝固了十几秒,接着又着魔似的突然倒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顶顶自动睁开眼睛,眨了眨说:“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不知道吗?算了,也许你是太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顶项这才发觉自己倒在叶萧怀里,赶紧挣脱着爬起来,低头羞涩地说:“我们走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向皇家花国更深处行去,她的精神也迅速恢复。突然,一片乌云掠过,月光被全部遮盖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再度降临,阴冷的风从残垣断壁间吹来。她回头用手电照了照,只行见叶萧紧张的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于是,她高声喝道:“我问月亮在哪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寂静的古宅黑夜里,叶萧一下子被她问懵了:“什么?” www.daocaorenshuwu.com

顶顶将右手指向头顶,同时朗声道:“我用右手指向天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叶萧打开自己的手电,凝神看着她洁白的右手,再看着乌云下的天空,根本就没有月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轻声笑了起来:“呵呵!你真是愚蠢至极!”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顶顶说得很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每个人都愚蠢至极,总会犯一些最低级的错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本营,二楼,时针走过了9点20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所有人都回到了楼上各自的房间,这里留给了杨谋和唐小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绝望里的二人世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唐小甜再度用各种柜子大橱把房门顶上,这里是距离底楼最近的房间,狼狗也可能最先攻击这里。她准备今夜不睡觉了,就在门后看守一晚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新郎却满不在乎,在外面的烈日下奔波了一天,自己先去卫生间冲凉了。新娘子苦恼地回到卧室,将头发披散下来,听着卫生间里的放水声,心里的节奏越来越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于是,她的目光落到了杨谋的宝贝DV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平时他从不许唐小甜动他的机器,她偶尔有几次好奇地打开DV,都让他大发脾气。天知道DV里拍了些什么?由于这两天心情特别糟糕,她的手忍不住又伸向了DV。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管他的呢!反正他在卫生间里冲凉,不会发现DV被动过的。 daocaorenshuwu.com

唐小甜打开DV按钮,悄悄地开始了回放。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显示屏里出现了普吉岛,又迅速快进到清迈,接着便是吃“黄金肉”的村子。不断快进中到空无一人的南明城,然后进入这间暂住的“蜜月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快进持续了两分钟,DV镜头来到山区,出现蓝天、群山与一池碧水。那是她从未去过的地方,南明城东郊的山间水库。镜头前似乎有些树枝,看来是隐蔽的拍摄,焦距在不断调整,最终对准了不远处的湖面。 daocaorenshuwu.com

唐小甜看到了半个裸露的身体。 稻草人书屋

居然是——居然是——在DV镜头里冒出水面,白花花的后背与乌黑的长发,纤细的胳膊划动水波。全都看到了,她全都看到了,所有的秘密一览无余。这是一条让人疯狂的美人鱼,居然没有穿衣服,那身体美得让人眼睛疼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是的,唐小甜不但眼睛疼痛,心里也如同刀子在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她看到了游泳者的脸——玉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是她!心中的猜测终于被证实了,镜头里她的身体和姿态,都让唐小甜感到自惭形秽。而该死的是杨谋的DV,不断地调整焦距,总是对准玉灵身上的关键部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究竟想干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或者他们已经干了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什么秘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小甜抓着DV的手剧烈颤抖着,她像被一盆冷水兜头浇遍,鲜血在心头汩汩流淌——不,应该说是喷血!双脚和双手都麻木了,就连眼睛也麻木了,看着显示屏里的玉灵,在杨谋的镜头前尽情展露身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在看什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突然,杨谋的声音从后面响起,他紧张地冲到妻子身边,同样看到了DV里的一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左勾拳,重重打在了他的心里。

daocaorenshuwu.com

趁着自己还没崩溃,他赶紧从唐小甜手里抢过DV,关掉机器放进旅行包。他面色苍白得像个死人,强迫自己抬头面对妻子,却尴尬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稻草人书屋

还是唐小甜先颤抖着说话了:“为什么?为什么?”

www.daocaorenshuwu.com

“小甜……你……你误会了……请先听我的解释……解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一时间脑子像是塞住了,也不知该解释什么。 www.daocaorenshuwu.com

唐小甜的天空已经崩溃了,她的脸涨得通红,一步步逼向自己的丈夫,一字一顿地说:“让我来替你解释吧——我亲爱的丈夫,我最深爱着的男人,戴着我们结婚戒指的新郎,在我们新婚蜜月旅行的时候,却和旅行团的女导游,却和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她觉得下面的话过于肮脏,难以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已经强忍许久的眼泪,同时热热地滚了下来,打湿了别人家的床单。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千官万语却只化作了一个字,杨谋伸手要搂住新娘,这套小小伎俩曾对女孩屡试不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唐小甜却露出厌恶的表情,闪身退到客厅,摇着头狠狠地说:“你好脏!不要碰我!” www.daocaorenshuwu.com

“听我说!”

稻草人书屋

“我不想听,也许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我根本不该爱上你,你也不该娶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唐小甜搬开顶着门的那些大橱衣柜,杨谋跑上来大声说:“你要干什么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哼!我就成全了你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把所有的“工事”都挪开了,杨谋一把拉住了她,大声喝道:“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她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竟一把挣脱开了他,随后迅速打开房门,流着眼泪冲了出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昏黄的楼道灯,照着唐小甜的额头,究竟要带她去哪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杨谋刚冲到门口,便被倒地的柜子绊了一下,重重地摔在地板上。他眼冒金星了好一会儿,才再度艰难地爬起来,早就不见新娘的人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喘着粗气走进楼道,高声呼喊:“小甜!”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但这迟来的呼唤迅速被黑夜吞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刻,他才感到自己真是太愚蠢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愚蠢至极?为什么?”

稻草人书屋

叶萧茫然地看着她的眼睛,月光如一层面膜,轻柔地涂抹在顶顶的脸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里是古老的罗刹鬼国,千年之前的王家宫殿,月桂树吐露着芬芳,伴着残破的古印度石像,和化为乌有的雕梁画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右手依然直指夜空,纤细的胳膊反射着月光,像某种电影特技的效果,弹射出水珠般的反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右手——暗寓佛法。”顶顶今夜难得地露出微笑,看着右手指间的月亮说,“而这轮明月,暗寓的是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着她缓缓落下的手指,叶萧却依旧迷惘地摇头,这样复杂的逻辑思辨,恐怕超出了任何一种推理谜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又往前走了几步,月光下的宫殿轮廓更为明显。可惜当年的屋顶都是木结构的,数百年后已腐烂殆尽。遗存下来的只有石头建筑,高大威严的宫殿墙壁,大约十米高的残破石塔,还有覆盖着瓦片的浮雕回廊。

稻草人书屋

走了那么多的路,顶顶疲倦地坐倒在王宫前,身下的石阶坑坑洼洼,布满岁月留下的刻痕。月光隐入白莲花般的云朵,叶萧也坐在了她身边,四周一下子黑暗了许多,只剩下手电光,照着台阶缝隙里的小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忽然哪里也不想动了,她就这么安静地坐在台阶上,身后是罗刹王宫的废墟,周围是一千年前的花园。静谧地坐了几分钟,耳膜轻轻地颤动起来,如一根丝线系在心上,将眼睛也拉了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声音从顶顶嘴里发出,她紧紧绷着双唇,旋律在胸中共鸣,婉蜓地从鼻中钻出,洒向叶萧耳边,直渗入他心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月光被隐藏的片刻,声音时而抑扬顿挫,时而百转千回。她在不断地调整,和着古老废墟的夜风,和着夏夜荒草的虫鸣,和着许多灵魂们的哭泣。她在让旋律和节奏更加完美,一首最新的曲子正神奇地孕育,经过三分钟的怀胎成长,即将痛苦地分娩而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终于,叶萧听到了,音乐的孩子响亮地啼哭——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很久以前 有个夜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世界只是 一粒尘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池莲花 静静沉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在水中 独自绽放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是谁让我 睁开眼睛来到世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谁让我 擦干泪水不再忧伤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是谁让我 模糊了昨天的回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是谁让我 唱起了明天的梦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明天的梦想

稻草人书屋

我行走在 茫茫大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颗心灵 不再颤栗

稻草人书屋

寂寞荒野 阳光万丈

daocaorenshuwu.com

我向天空 放声歌唱 www.daocaorenshuwu.com

为什么太阳 要从大海中升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什么星星 要从高山上坠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什么狼群 要在月光下嚎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什么大雁 要在秋风里飞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要飞要飞要飞 飞到那遥远地方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骑上传说中黑骏马 带上我的梦我的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天上月亮圆了又缺 缺了又圆无数轮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的歌声唱了又唱 唱到天南和地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要飞要飞要飞 飞到那遥远地方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骑上传说中黑骏马 带上我的梦我的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上月亮圆了又缺 缺了又圆无数轮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的歌声唱了又唱 唱到天南和地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唱到天南和地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叶萧的心被这声音紧紧抓住,似乎跟着歌词一起飘了起来,暗夜的风从地底吹来,所有树叶都随之颤抖,也许整个罗刹鬼国的遗址,都跟着她共同起舞,无论活着的还是死了的,无论天上的还是地底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最后一个音符终了,顶顶仿佛浑身虚脱,身体后仰倒在石阶上,看着黑沉沉的夜空,深深呼吸着幽灵们的空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首歌已酝酿了好几年,虽然已写好了歌词,但一直没找到最合适的旋律。但就在几分钟前,她的心仿佛被电流穿过,一首全新的曲子在脑海中发芽,迅速地长成参天大树。哼着哼着便唱了出来,所有的感觉都在这里,全身每个细胞都被音乐充盈,在黑夜浩瀚的音色中,她就是这个王国的公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背靠石头台阶的顶顶,转头与叶萧的眼睛撞在一起,只见两点惊奇的星光在闪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真棒!”他很少用这种语气夸奖别人,“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直起身子回答:“还没有名字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叫《莲花》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莲花?很好听的名字,这首歌也就是这个意思。”她自嘲地笑了一下,又像个害羞的小女孩,“你不会笑话我吧?”

稻草人书屋

叶萧没看清她的表情:“怎么会?我觉得音乐就是你与世界流的语言。”

www.daocaorenshuwu.com

“刚才突然悟到——我永远都不会洒脱地玩音乐,反倒像个运动员。”她从台阶上站起来,满脸严肃,“叶萧,如果有一天,我的音乐不再启发你的想象,那一定是我的水准出了问题!但我绝不向任何人妥协,因为只有面对音乐,我才是真正的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萧苦笑着站起来说:“干吗搞得像宣战书?”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也不知该说什么,全身的力气都已用尽,甚至有些要哭出来,只能再度仰头看着夜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月亮依旧掩面不出,倒是几颗星星明亮地挂着。 daocaorenshuwu.com

因为星星是天使的眼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稻草人书屋

楼道地上有唐小甜的眼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本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夜晚九点三刻。 daocaorenshuwu.com

杨谋大声呼喊着妻子,再也不顾什么狼狗了。整个大楼都能听到他的声音,很快楼上也有了动静。一道手电光束穿过昏黄的楼梯,自上而下打到他脸上,接着响起童建国的声音:“是我!”

daocaorenshuwu.com

孙子楚、钱莫争和厉书也跑了下来,各自手里拿着菜刀、棍子和绳子,像要去抓人或打猎:“狼狗呢?在哪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是!是小甜跑出去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吵架了?”童建国皱着眉头走到楼道口,小心地观察着下边,“现在的小夫妻怎么说吵就吵,也不看看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杨谋的脸涨得通红,不敢把刚才的缘由说出来,只能支支吾吾地说:“她……她就是这个脾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是从楼上跑下来的,没有看到她,显然她是跑下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外面——”孙子楚皱起了眉头,“不是很危险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必须要把她找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童建国说着就冲下楼梯,不管外面是狼狗还是猛虎,他相信自己裤脚管里的手枪。其他男人们也纷纷跑下楼,漆黑的巷道见不到月光,马路对面亮着几盏幽暗的灯。 www.daocaorenshuwu.com

“大家不要走散!紧紧跟着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是童建国走在最前面,大喝着来到寂静无声的马路上。黑夜的风轻轻袭来,隐藏着一丝野兽的气味。其余人都挤在他周围,用手电向四面八方照过去,但都没有唐小甜的影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甜!你快点回来吧!我求求你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杨谋焦急地大喊着,几乎要撕碎自己的喉咙了,但他的声音迅速消失在黑夜中,连回声也被吞噬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孙子楚只能安慰他说:“别着急,她不会走远的,说不定就在附近藏着。” 稻草人书屋

杨谋像受了刺激,仿佛唐小甜正偷偷盯着他,向前走出几大步,几乎跪倒在地,抽泣道:“对不起!我向你道歉!我不该拍摄那段内容!奇--書∧網请你回来吧!”

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表演让童建国摇摇头,钱莫争也露出厌恶的表情,但无论他怎么叫喊求饶,都无法让妻子出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童建国依旧小心地提防着,因为他确实嗅到了某种气味——那不是人类的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