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葬心

        这一晚忐忑入睡,次日一早,寂惊云来看我,我见他满脸黑云,猜到他终是没有抓到那个黑衣人,被他跑掉了其实我对黑衣人来救我还存有一些疑惑,如果他是蔚彤枫,以他和九爷的关系,没理由想不到我们这些无辜的人关不了多久就会放掉,为何要冒险来这一趟?除非……,除非他们见过红叶,知道我已经被关了小号,以为我被列为重犯了?这么说,红叶她们多半平安无事

    “见过寂将军”我请寂惊云坐到凳子上,站着听候发落他精心部署的围捕计划被我破坏了,此刻心中一定窝火得很

    “卡门姑娘……”寂惊云望着我,叹了口气,“姑娘请坐”

    我坐到床沿上,看了寂惊云一眼,轻声道:“将军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小女子知道的,一定不敢欺瞒将军”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寂惊云默默看了我半晌,脸色渐渐缓和下来:“那个黑衣人是谁?”

    “我不知道”我摇摇头,一脸坦然地望着寂惊云我是真的不知道,我猜他是蔚彤枫,也只是我的猜测

    寂惊云似乎早知道我会这么回答,凝望我半晌,轻叹道:“你不知道,何以他肯冒此大险,劫姑娘出狱?”

    “应该是认错人了”我想了一下,半真半假地道,“我听他叫我小雪,应该是把我当成他认识的女子了,但我的确不认识他”

    这是实话,我的确不是蔚蓝雪,若黑衣人是蔚彤枫,我也的确不认识他寂惊云看了我半晌,缓缓道:“姑娘既然不认识他,为何还要助他逃跑?”

    呀被寂惊云看出来了?我想了想,老老实实地道:“之前我中了采花贼玉蝶儿的迷香,他救过我,虽然他是认错了人,但也算对我有恩,此际算还个人情给他”我站起来,对寂惊云施了一礼,道:“破坏了将军的部署,小女子难辞其咎,将军若要追究,我甘愿受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姑娘有情有义,叫惊云怎么罚?”寂惊云站起来扶我,苦笑道,“罢了罢了,皇上要是追究,也是惊云办事不力,与姑娘无关”

    “将军……”我怔怔地看着他,他竟肯帮我背下这个黑锅?为什么?一时心中百味杂陈,不知如何回答

    “罢了,姑娘好生休息惊云告辞”寂惊云蹙眉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去,我怔怔地望着他出门,竟然忘了行礼

    他走后不久,狱卒带了个老者进来,对我道:“卡门姑娘,寂将军请了大夫来看你脸上的伤”我怔了怔,寂惊云见到我时,一个字也没提过我脸上的伤,没想到不动声色地将所有情况看在眼里,想不到他那个直率人,也有这份心思

    大夫检查了我的伤口,道:“本来不是很严重,但一直没有好生上药,现在即使是伤口治好了,也会留下疤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笑笑不语大夫给我清洁了伤口,敷上药,道:“老夫明日再来给姑娘换药”大概是我没上药的举动被寂惊云发现了,所以才让大夫每日来为我上药?我一时竟有些怔忡,不知道这到底是寂惊云的意思,还是宇公子的意思

    下午又有人来看我,我看到她,吃了一惊,竟是红叶

    赶紧迎她进来,我诧异地道:“姐姐怎么能来看我?”

    “九爷差人把我保出来了”红叶笑道,“听说外面闹得可凶,那些‘级花魁’的粉丝们天天围在府衙大门外示威抗议,官府查不到什么证据,也不能老把人关着,好些姑娘都已经放出去了”

    这么快?我倒有些惊讶,这件案子要查的话,应该也不是这几天就能搞掂的,除非之前,倚红楼已经引起了朝廷的注意,暗中查探了不少时日,我想起宇公子放到倚红楼的“粽子”,心中已经有些明白,倚红楼应该是朝廷早就想下手的对象,此番说倚红楼勾结楚殇,不过是朝廷一个顺水推舟的借口,一则可以早早清除掉有异象的民间势力,二则敲山震虎,警告一下与倚红楼过从甚密的朝中高官?现在官府肯先行放掉的这些姑娘,大概是早就查清楚没有跟月娘勾在一起做坏事的

稻草人书屋



    我笑着牵起红叶的手:“那我要恭喜姐姐了”

    “妹妹也别忧心,你应该很快能出去”红叶笑了笑,转而又蹙起眉道:“我原想请九爷也把妹妹保出去的可是府衙大人说寂将军交待过,妹妹谁都不能保,也不知道寂将军是怎么想的,以他和妹妹的关系,本应由他保妹妹出去的,这会子倒跟你撇得开净,我看他也不像是没情没义的人啊”

    “将军有将军的难处,他是这案子的主审官,自然要注意一下影响的,何况将军也很关照我,我呆在这里没吃什么苦”我笑道,心中明白蔚彤枫为何冒险而来了,就是寂将军那一句“谁都不能保”,才把他引到牢里来的?

    “那倒是”红叶看了一眼这单间,调笑道:“寂将军对妹妹也颇上心”

    我笑推他一下:“姐姐出去之后有什么打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倚红楼被封了,就算以后月娘能出去,朝廷也不会允许闹出这么大风波的青楼重开,这些姑娘们的去处,倒是个难题却听红叶笑道:“九爷给我安排了住处,我这些年也存了点私房钱,以后不用过卖笑的生活也能度日”

    “那其他姑娘……”我迟疑地道,这是我当初没有想到的,倚红楼一封,相当了断掉了别人的生路,不是个个姑娘都像红叶一样存有私房钱的红叶笑道:“你还担心她们?从‘级花魁’大赛一开始,百花楼、迎春院这些与倚红楼齐名的青楼老板,哪个不是虎视眈眈地盯着这些肥肉,这会子倚红楼落了魄,还不疯抢?听说香香、落霜、彩霞她们一出府衙大门,就被其他青楼的轿子接走了她们现在是自由身挂牌,不高兴随时都可以走人,比当初在倚红楼时强多了”

    我放下心来,红叶看着我的脸,蹙起眉道:“你呀,整天替这个担心替那个担心,也不多操心操心自个儿,你的脸现在这样子,可怎么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会好的”我笑了笑,拍拍她的手背,“寂将军请了大夫,天天给我上药”

    “那还好”红叶笑着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轻声道,“对了,寂将军知不知道你有了孩子?”

    我的心一凛,摇了摇头,红叶诧异地道:“你还没有告诉他你怀了他的孩子?他知道了说不定就会马上放你出去了……”

    “姐姐,这件事你别张扬好吗?”我笑了笑,原来红叶以为我怀的是寂惊云的孩子,怪不得那天一脸喜色,以为我可以母凭子贵、脱离苦海了?我握着她的手,轻声道:“这件事,我会寻机会跟他说,你现在不要告诉别人”

    红叶想了想,笑道:“也是,这是喜事,自然要你亲自跟他说比较好”

    我在心中苦笑,若这孩子是寂惊云的,我还用这般苦恼吗?送走红叶,我坐到床上发呆,寂惊云不放我走,大概是为了引黑衣人出来,眼下我跟他说了不认识黑衣人,不知道他会信几分,也不知道他还会关我多久?抱过吉他,我有一下没一下地拔着琴弦,一时有些心神恍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牢门响了一下,我回过头,迎上来人的黑眸,这么久,他都不肯来看我,现在黑衣人出现了,他终于来了我望着他温雅出尘的俊逸脸庞,一时有些怔忡,不知道门口伫立那高贵清华的身影,是不是我思念太久产生的幻觉

    他看到我脸上的伤,怔了怔,语气中带上一丝怒意:“脸怎么了?”

    “没事”我淡淡地道,转过脸,避开他的目光,看来上药之事不是他的意思了不知道为何,隔了这许久不见他,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心里明明牵着他挂着他,可是此时见了,又觉得他离我那么远,远到我根本触摸不到

    我放下吉他,站起来行礼:“卡门见过宇公子”

    “坐”他自己坐到凳子上,懒懒的目光扫过来,我坐回床沿,微微侧过脸,不让他看到我脸上的伤

www.daocaorenshuwu.com



    见我半晌不语,他忍不住开口道:“丫头,你怨我么?”

    “公子指什么?”我轻轻地笑了笑,是指你用我作饵,引黑衣人出来?还是你故意躲我这么久,不闻不问?

    “你知道我指什么”他默默地看着我,沉吟道,“决赛那日,我不是存心丢下你不管……”

    “公子说笑了”我打断他,淡淡地道,“公子乃千金之躯,不容有失,卡门绝不敢怪责公子”

    他顿了顿,又道:“这些日子,我不是不想来看你……”

    “公子和寂将军公务繁忙,卡门不敢作非份之想,劳公子挂记”我再次打断他,冷淡的语气令他挑了挑眉,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似乎在说,还说不怨我,语气这么不满?

    我咬了咬唇,垂下眼睑,心中也对自己一阵气恨,我刚刚那番话,怎么听,都像是受了委屈心怀不满的小媳妇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听惊云说,你不认得那黑衣人”他换了话题,懒懒地道

    “是”我抬眼看他,眼中一片坦然宇公子眼里闪过惊慑的目光,我心中一凉,他不信我,他不信我,我微微一笑,淡淡地道:“公子不信吗?”

    “抓到那人才知道,我不能单听你一面之辞”他淡淡地道

    “是啊,那就再设计抓他就是了,反正我不像那些花魁姑娘有那么多拥护者,关多久都没关系”我冷笑道,“不过那黑衣人已经知道他认错人,他来不来,就不关我的事了”

    “你没那些姑娘那么多拥护者?”他轻笑起来,“你的拥护者,可比她们都要厉害”

    我怔了怔,不明所以地望着他:“什么意思?”

    “她们的拥护者也就是一些平民百姓,你的拥护者就不简单了,全是寂平安这些千金娇女,这几日听说罗太师和苏大人在家里也被两位千金烦着呢”宇公子唇角噙起意味不明的浅笑,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我,“丫头,你可真不简单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这一茬?想起那些千金娇女之前对我的刁难,心中不觉感到有些可笑,看来古人还真是相信“腹有诗书气自华”,就那么两首诗,轻描淡写地就化解了她们对我的偏见,这些丫头们也未免太单纯了

    他也是这么想的?我抬眼望着宇公子,以他的心思,自然不会像那帮丫头那么容易轻信我我扬起唇角,嘲弄地道:“公子想说什么?”

    “倚红楼今次牵涉到无极门一案,朝廷对楼里的每一个人都作了彻底调查,每个人的身世来历都一清二楚,唯有你,朝廷查不到半纸资料”宇公子收了笑容,眼里的惊慑之光盛,“丫头,你的神秘,真是让人深感兴趣”

    我心中一凛,他什么意思?是想问我的来历吗?我既已决定与蔚家撇清关系,之前的说辞是断然不能告诉他的了,那我要怎么做?编出一套身世来吗?总不能说我是借尸还魂来的?还不把人吓死?

稻草人书屋



    我还在寻思算计,却听到宇公子接着道:“之前你说你是自愿在倚红楼挂牌的,朝廷却查到你是楚殇交给月晚池的人,丫头,你倒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这才是他今晚来的目的?我望着他,几乎大笑出声,原来,原来他以为我是楚殇的人,原来他以为我也是无极门的孽匪,我费尽心思设计楚殇,没想到算来算去,换来的却是把我自己套进去这个结果这世上的事,原来真的这般荒谬滑稽

    “公子既然查得到是楚殇把我交给月娘的,自然也该查得到其他的”我冷嘲地笑起来,心中万念俱灰,他对我,真的是一点信任都没有啊,我还指望什么,“你去问月娘和楚殇,不是比问我清楚吗?”

    “问他们?”他笑了笑,淡淡地望着我:“你想知道楚殇现在怎么样了吗?”

    “他怎么样了?”我下意识地问,却发现宇公子听到我这句问话之后,眼中闪过的一抹怒色我心中一紧,你傻啊,你既想申明与楚殇无任何关系,这么关心他的状况作什么?不是自己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去吗?那句话,是宇公子故意这么问的?这下子,他不会相信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咬了咬唇,费力地道:“如果我告诉你,楚殇是我的仇人,是他把我囚到倚红楼,逼我卖身,公子会信吗?”

    “是吗?”他淡淡地道,突然拍了两下手掌,牢门被推开,一个随从模样的人端了一碗黑乎乎的汤药进来,放到桌上,躬身退出牢房,带上门

    “喝了它,我就信”他的表情淡淡的,眼中却带上一丝寒意

    “是什么?”我看了那碗汤药一眼,毒药吗?

    “红花汤”他冷冷地道,“喝了它,我就信你,信你和无极门,和楚殇没有任何关系”

    他最后这句话加重了语气,我浑身一震看向那碗汤药,红花汤?是什么?药碗里传来若有若无的麝香味,我心中一惊:“你……,这是堕胎药?”

    他的脸抽搐了一下,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不否认我的问话我的心渐渐凉下来,纵然我不想要这个宝宝,可是,也绝不想是他来逼我拿掉,也绝不想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拿掉我浑身冰冷,宇、宇,你好狠的心,你竟然带着堕胎药来,原来你早就知道我怀了孩子,这也是你不肯来看我的原因?是了,连落霜都知道楚殇每次到倚红楼来都是暗中来找我,你的“粽子”不可能不知道,怕是早就汇报给你知晓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死死地盯着他,惨笑起来:“为什么要逼我证明我与无极门无关?就算有关,与你又有什么关系?你那么在乎干什么?无极门只是一个江湖门派,你会放在眼里吗?”

    他的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惊慑的目光直直地抓紧我:“你想说什么?你知道些什么?”

    “我想说什么?”我惨笑,口不择言地道,“我想说,无极门再厉害也没用,你是天子,是一国之君,就算这无极门有什么重要,也自有你的手下来处理,黑衣人不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吗?你为什么,为什么要亲自来逼我?用这样的方式来逼我?”这是否表示?你有一点点在乎我?可是你的手段如此狠绝,你非要逼我把对你最后那点情意抹杀掉吗?

    “你……”他站起来,面色灰白,眼里盛满震惊,“你何时知晓我的身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上下次上青楼找姑娘,记得不要带寂将军那种身份的跟班”我冷声嘲讽道,“否则一样会被人家猜出”

    他跌坐到凳子上,眼里的震惊渐渐退去,面如深潭,沉静得没有一丝波澜,半晌,才冷冷地道:“既然你知道了我的身份,就该知道,我为什么容不下他这药,你喝?还是不喝?”

    是了,只要是个男人,要说不在乎这种事,那是虚伪何况他是天子,皇帝的女人,怀了别人的孩子,他不赐死我,只是取走我腹中的孽种,我就该庆幸了,不是吗?

    “公子……”我凄楚地唤他,他身子微微颤了颤,我惨笑道,“喝下这碗药,你就不再是卡门心中的宇公子了,你……,一定要逼我吗?”我的语气无比凄凉,看到他脸色一变,面上涌出复杂的神情,却沉默不语我咬了咬牙,站起来,走到桌前端起药碗,眼泪顺着脸颊滴到黑色的汤碗里,一滴、两滴,药汤溅起微弱的涟漪我的左手滑向小腹,宝宝,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药碗端到唇边,被他一掌拂落,汤碗跌到地上,碎成万千碎片抬眼看他铁青的脸,他的声音寒冷得令人颤抖:“罢了,喝与不喝,对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他站起来,惨笑两声,拂袖而去我的泪滑了下来,我知道,我与他之间已经结束了不管是我的怀孕还是我的迟疑,都深深地刺伤了他作为一个帝王无比尊贵的自尊,纵然我的迟疑不是为了这个孩子的去留,也无法挽回什么了

    失神地坐回床榻,碰到放在床上的吉他,我像个溺水的人抱住飘在海上的浮木,笑起来吉他吉他,我这次是真的失恋了,真糗啊,每次失恋都是你陪在我身边呢这下子,心不用锁了,情不用锁了,心都死了,情还不能绝吗?吉他吉他,还是你最好,这辈子只要有你陪我就够了,我轻笑起来,抱着吉他,轻轻哼唱起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蝴蝶儿飞去,心亦不在,栖清长夜谁来,拭泪满腮

    是贪点儿依赖,贪一点儿爱,旧缘该了难了,换满心哀

    怎受的住,这头猜那边怪,人言汇成愁海,辛酸难捱

    天给的苦、给的灾,都不怪,千不该万不该,芳华怕孤单

    林花儿谢了,连心也埋,他日春燕归来,身何在

    月华如水,清冷地从窗外倾泄而下,我坐在月光中,面带微笑,轻声哼唱,在凄柔的歌声中,眼泪,缓缓地从眼角滑了下来

    《葬心》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