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滑胎

        他死了?

    他终于死了

    他真的死了?

    我“哈哈”地笑起来,一时不知道是高兴、是解脱、是空虚,还是失落,仿佛这么久以来,一直支撑我的一个目标,突然就这么失去了,各种复杂的感觉涌出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卡门姑娘……”玉蝶儿被我疯癫的样子骇住了,我笑着看他被吓倒的滑稽表情,是止不住笑意楚殇,你这么容易就死了吗?我设那计的时候,想过你会吃亏,你会失势,你会无法再掌控我,可从来没有想过你会这么容易死,是我高估了你,还是你又在耍手段?

    “你怎么知道他死了?”他那个人,那么喜欢找替身,谁知道是不是金蝉脱壳,诈死脱身我好不容易止住笑,寒声道:“朝廷不是封锁了消息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没抓到人当然封锁消息了抓到人了还用封锁吗?他的人头被砍下来挂在城楼上,现在全城的人都应该知道了”玉蝶儿望着我的表情,忐忑地道

    “现在还挂着?”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他点点头,我站起来:“带我去看”

    “姑娘要去看?”玉蝶儿吃了一惊,“没有女子敢去看那场面的,太恐怖血腥……”

    “我曾经听人说过,要确定一个人是不是真的死了,最好是亲眼看到他的人头被割下来”我冷冷地看着他,“既然他的头已经被人割下来了,我就去看看他的头”

    玉蝶儿瞪目结舌地看着我,半晌才苦笑道:“姑娘与楚殇有仇?”

    “这与你无关”我淡淡地道玉蝶儿怔怔地看着我,有些恍然,苦笑道:“无关么?原来我玉蝶儿自诩聪明,却不过是姑娘手中的一颗棋子”

稻草人书屋



    “有这么不甘么?”我冷笑一声道,“这世上的人,无非都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你被我利用,却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有什么好不甘的”

    他望着我,半晌大笑两声:“即使是被姑娘利用,玉某也认了,我在门外等姑娘”

    我衣出去,随玉蝶儿走到京师城楼,巍峨的楼门上,高高地垂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城楼下聚了一群看热闹的老百姓,对着那颗人头指指点点

    “快看,听说那就是无极门的门主……”

    “他不是天照国的大财主楚公子吗?”

    “就是他了,没想到他暗地里这么坏……”

    “听说无极门孽匪无恶不作,官府才把他的头砍下来,以儆效尤……”

    我扒开人群,挤到前面去,直愣愣地看着那颗被悬得高高的头颅是的,那是楚殇的脸,那挺直的鼻,紧抿的唇,刀削一般的脸,带给我噩梦的那张脸,尽管满是血污,我也认得出我望着他怒瞪的眼睛,楚殇,你死不瞑目么?你愤怒么?你不甘心么?我还以为你那么恐怖的人,连死神都会怕你,原来你跟我们一样,一样会死,一样只有一条命我曾说过,要我不恨你,除非你死这下子,是真的两清了,你带给我的屈辱、伤害、噩梦般的恐怖,随着你的死亡,彻底的两清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笑起来,泪从脸颊上滑落,小腹骤然传来一阵绞痛,一股热流蓦地从两腿间喷涌出来,我一把抓紧玉蝶儿的手臂,身子软软地滑到地上人群的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向我围过来,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姑娘……”玉蝶儿眼里闪过一丝惊慌,我挣扎地看了一眼腿间浸出的鲜血,惨笑道:“送我回去,我……”

    他一把抱起我,就往回跑:“你撑着,别晕过去”我半闭着眼睛,忍着腹中一阵一阵的绞痛,为什么不晕过去?为什么晕不过去?我按着肚子,感到腹中那微弱的生命正一点点地滑落宝宝,你自己也不想来到这个世界上?你也无法面对你这么坏的爸爸妈妈?妈妈不想要你,爸爸不能要你,现在你自己选择不来到这个世界上,好了好了,这下真是一了百了,我跟你爸爸之间,真的是不拖不欠,什么羁绊都没有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夫,大夫,快来看看”玉蝶儿把我抱进一间医馆,一个老者迎出来,看了我一眼,讶道:“唉呀,这是小产了?你怎么能把她抱到医馆来呢?这事得……”

    “闭嘴”玉蝶儿厉声喝道,“马上给她诊治,不然我杀了你”

    大夫被他一吼,吓了一跳,赶紧转身往内室走,边走边道:“夫人,夫人,快来帮忙”

    我睁大眼睛,看到玉蝶儿脸色白得吓人,无力地笑道:“别把大夫吓坏了”

    “你醒着?”他舒了口气,抱着我跟着被他吓坏的大夫往内室走,一迭声地道,“别闭眼,别睡过去,睁着眼睛”

    “谢谢你……”我想笑,却一丝力气也无,真滑稽啊,没想到这个时候,陪在我身边的人竟然是这个采花贼

    玉蝶儿把我轻放到床上,大夫和他夫人围过来,大夫给我诊了脉,摇了摇头,道:“这位夫人身子太弱,孩子保不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没事?”玉蝶儿担忧地看了我一眼大夫摸着胡须道:“这位夫人脉象紊乱,怀孕期间情绪波动太大,胎本就不稳,近期又受了不小的刺激,导致滑胎,胎儿虽然保不住,但大人好生调理,应该无大妨我出去给她开药”

    老婆婆看了玉蝶儿一眼,笑道:“这位相公,你先出去,我先给你夫人清理一下身子”

    玉蝶儿闻言,脸竟微微有些泛红,窘迫地跟着大夫出去了看着这个风流惯了的男人少见地露出尴尬的表情,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夫人,你相公真是关心你呢”老婆婆笑着看我一眼,解开我的裙带,“这个孩子没有了也别太伤心,你们还年轻,以后还会有孩子的”

    以后?我笑了笑是呵,以后我还会有孩子,他不会是在仇恨中诞生的孩子,他会在父母的宝爱中长大,他自己也一定会愿意降生到这个世界上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宝宝,再见了,我闭上眼睛,泪如泉涌

    玉蝶儿抱我出医馆的时候,门口多了一顶软轿他抱我钻进轿子里,放我坐好,我轻声道:“现在是回客栈么?”

    “客栈那种地方怎么能调养身子,姑娘若信得过我,可以暂住玉某的居所”玉蝶儿认真地道

    “你还有居所?”我笑了笑,“我还以为你夜夜采花,居无定所”

    “姑娘说笑了”玉蝶儿脸居然红了红,不知道怎么的,我竟然有些相信他可能他刚才的表现博得了我的一丝好感,令我觉得他不是大奸大恶之徒

    “可是小红还在客栈里”我见他躬身退出轿子,轻声道

    “我先送你回去,再派人去接小红姑娘”玉蝶儿道

    也好反正得找个地方住,玉蝶儿虽然风流,也不是个没品的采花贼,不会对我这种刚流完孩子的妇人下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玉蝶儿的居所是城郊白桦林的一座小四合院,颇幽静清雅,我安心在此调养,一住,就是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没有外界的人来骚扰,玉蝶儿偶尔出去,给我带回一些外面的信息据说,楚殇的人头挂在城楼的第三天夜里,被无极门的余孽把头偷偷取走了,朝廷追查多日无果,此案不了了之我不了解无极门,但我相信,杀手无情,有情有义的杀手,都活不长久,无极门里,能为楚殇做这件事的,大概只有跟他关系匪浅的月娘了

    除此之外,天下太平,朝中平静,京城也平静,当冬天的第一场雪来临的时候,我的身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推开窗,看见窗外银妆素裹,心里不由得有丝欣喜披了披风踏到院子里,雪上留下深深浅浅的足印,我蹒跚着走到院内的一棵梅树下,拈起一枝梅枝,凑到鼻下,深深吸入一口沁人心脾的梅香,好甜……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我喃喃地念出王安石的《梅》,望向灰白的天空不知不觉,来这时空已经三个月了,冥焰,当初你承诺我,三个月后来接我走,可是如今,三个月期限已满,你却音讯全无我晚晚捏着黑玉叫你的名字,你再也不曾出现过,你到底,是想怎么改变我的命运?怎么修改了生死簿?你如今,到底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是生是死?冥焰,你这傻孩子,你怎么这么傻呵

    “卡门姑娘”

    回过头,玉蝶儿向我迎面走来,我对他笑了笑他将一只手炉递到我手里,笑道:“天寒地冻,你身子刚好,还是不要在屋外呆太久”

    “谢谢玉公子”我将手捂到手炉上,从指甲传来的温度,带来一点暖意没想到我与玉蝶儿,经过上次的事件,竟然会成为朋友人与人的相识,真是妙不可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寻到一样东西,送给姑娘”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递给我,我好奇地接过来,揭开盖子闻了闻,有股腊梅的清香,细细一看,似乎是半透明的液体

    “做什么用的?”我好奇地道

    “是雪肌露,对治疗皮肤上的各种疤痕有神奇的效果”他狭长的凤眼满是笑意,“我保证你脸上的疤抹上之后,一定能一点痕迹都不留”

    “是吗?”我抚上脸颊,那道长疤,我当初自虐的结果我在惩罚谁呵?我笑起来,是呵,该跟过去说再见了,不管是对楚殇的怨恨,对宇公子的恋慕,都过去了呵留着这条疤,提醒什么?记着什么?那些不堪的记忆,那些前尘往事,抹去,跟着这条疤一起抹去,什么痕迹,都不要留

    毕竟,我还有那么长的一段人生,要自己走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一卷青楼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