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砸镜

        之后的每一天,是我自云峥过世以来,过得最幸福的日子我只想和他见面,在他温暖的怀抱中温存缠绵,倾诉我近两年来点点滴滴刻骨的相思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想起云峥,就遏止不住想奔回房间,取出铜镜与他见面我哪里也不愿去,每日只想呆在房间里,抱着那面铜镜,一日比一日迷恋它带给我的幸福欢愉,食髓知味,像一只永不餍足的兽唯一残存的理智,是还知道要控制取血量,避免身体状况被小红发现异样,我已经能每晚娴熟地取血,并在镜子还未完全启动之前迅为自己上好白药,包扎好伤口,还有就是让厨房给我炖补大量补血的汤药,我的膳食也全换了成补血的药膳

    然而不可避免的是,我的身体仍然一日日虚弱下来,过量的失血令我容颜憔悴,脸色青白,小红非常担心,不止一次地问我到底怎么了,到底哪里不舒服我只得搪塞过去我的左臂已经有十七道伤口,大卡臂上有十一道,记录着我与云峥已经相会了二十八天,为了怕被别人发现伤口,我沐浴时都不敢让小红她们进来每天早上醒来,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就在心里提醒自己,今天一定不要再把镜子拿出来了,可到了晚上,强行把小红赶出房后,我又忍不住拿起眉刀往手臂上割我本来以为自己是一个极有自制力的人,可我已经受不了没有云峥陪伴的日子,我急切地需要他填补我心里自他离开后虚空的一角,我沦陷在他温柔的包围时在就算那温柔是毒药,我也甘之如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的,甘之如饴

    “大嫂?大嫂?”安远兮见我再一次走神,忍不住出声唤我“哦?”我茫然地回过神,撞上安远兮审视的目光,脸微微一红:“你说到哪儿了?”

    “你最近的精神很差,要不你先回房休息,我们改天再说”安远兮眼里有隐忍的关心,我摇了摇头:“你接着说景王现在的声誉已经很差了?这么说我们的计划成功了”

    关于景王失德的传言,越演越烈,我让安远兮传出去的四五个版本演化成了几十种版本,每一种都可以让人绘声绘色地讲述几天而我之前写在纸上的点子也开始逐步实施:“数日前,河工在修砌护城河的河坝时,挖出一个真人大小的石人,石人上刻着一句谶语:“景王出,灾祸起,天下乱”一传十,十传百,京师一时传得沸沸扬扬相信不久就会传到附近的州府县,进而传遍全国景王震怒,下令抓捕了挖到石人的河工,并四处抓捕议论此事的百姓没想到事情还未平息,又传出一个民妇在市场上买到一条鱼,剖开肚子,里面竟有一卷黄帛,上面同样绣着“景王出,灾祸起,天下乱”这句话,犹如火上浇油,流言像瘟疫一般迅地传播开来景王气急败坏,责令严加惩治胆敢传播谣言的人,并派人四处避谣,一时京师人心惶惶,百姓在街头寒喧两句,都有可能被当成传播谣言者抓起来可惜辟谣的结果收效甚微就在昨日,京郊一块麦田里,有一片麦子突然无缘无故地枯死了,有樵夫站在高处的山坡上,看到枯萎地麦子竟然也组成了一句九字谶言:“景王出,灾祸起,天下乱”接二连三的“神谕”不断出现,在天曌国百姓心里产生了怎样的波澜,是任何人都无法揣度衡量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我那日写给安远兮的字条里,只有一个字:谶古代人喜欢作预言,特别信奉神谕,他们认为有一种预言是天神通过和种隐蔽的方式传递给人们的,这种预言就叫做“谶”“谶”在古人心中的份量非同一般,蚂蚁组字可以逼得项羽乌江自刎,鱼肚藏帛可以让军士死心踏地跟着陈胜,吴广起义王莽篡位,甚至不费一兵一卒,仅凭两份“金策书”便把汉家天下抢了过来如今京城接连显现神谕,诏示景王失德连天都这样说了,景王还登得上位么?兔子逼急了还会咬人呢,景王在这种环境之下,恐怕很快就要沉不住气了,只要他行差踏错,还怕皇帝拿不到他的把柄突然想到了皇帝的用心,景王这么多年来,装贤扮仁,处处都表现出一副大仁大义的模样,从来没让人拿到什么错处,皇帝做了这么多事,是不是在逼他犯错呢?只要犯了错,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处罚他了,想一想,从皇帝去太庙祈福到现在,已经快要七七四十九天了,我心中莫名觉得狂燥不安,感觉张无形的大网正在步步靠拢,越来越紧 www.daocaorenshuwu.com

    “是”安远兮眯了点头,我看了他眼,安远兮已经今非夕比,他在办理这些事情时表现出来的灵活迅捷的能力,常常令我刮目相看我点了点头:“也够了,不用再加火了,你要小心些,莫让景王查到我们头上来了”

    “我知道”安远兮静静地看着我,“还有一件事要让你知道,凤家军举着‘除奸王,清君侧’的旗号,已经从南疆一路往京师逼近了”

    我猛地抬头:“九王还在景王手上,凤家就不怕景王……”

    “九王在王府了”安远兮平静地看着我,“我收到最的消息,九王的疯症是装的,且他在装疯之后不久,就逃出京城了王府里的疯九王,不过是别人假扮的”

    我只觉得手足冰冷,九王果真是装疯,并且早就潜逃出了京城能在景王势力大励时做到这一点,九王在京中的隐藏势力显然也不小凤家军明白地举着反旗来了,说是“清君侧”,等清了“君侧”,下一步会不会就是“清君”?头蓦地有些晕眩,我捂住额,安远兮紧张地上前一步:“大嫂?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脑子很乱”我抚住额,“有点晕”安远兮赶紧道:“我让人请太医来给你瞧瞧”

    “不用了”我摇了摇头,“没那么严惩”身子是有一些软,但我知道这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两天头晕的症状频频发作,看来我是要控制一下启动铜镜的次数了,请太医来要是被他们发现我手臂上的伤口,肯定是没完没了的盘问

    “我让宁儿扶你回房休息”安远兮刚刚站起来,却见冥焰兴冲冲地拿着一本书跑进来:“姐姐,你上次跟我说的太虚幻镜,我找到图了”

    “是吗?”我看了安远兮一眼,脸色有些不自然,“远兮,你先出去”

    安远兮定定地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转头走出书房冥焰跑到我身边,挨着我坐下,翻开书面,指着书上的图道:“姐姐快看,这就是太虚幻镜”
稻草人书屋


    我接过那书一看,见图上画的镜子,样子与景王赠我的铜镜果真十分相似,书上画着铜镜的正反两面,反面雕着精致繁复的祥云仙鹤,以及“太虚幻镜”四个古色古香的篆字我心中一动,想到自己还从来没有仔细打量那镜了后面刻了些什么呢图的旁边还有说明文字:太虚幻镜,化尽人世喜怒嗔痴上三天太虚殿灵月真人怜悯世人为情所迷,生慈悲心,铸此镜解世人心魔业障,除邪思妄念

    我看得似是而非,心里却涌生出一种不安的感觉,仿佛这个谜底一揭开,那谜底是我害怕和不敢接受的:“这是什么书?”我翻过封面,赫然见封面上写着《上古奇镜录》冥焰笑道:“是在师傅留下的古籍里找到的姐姐,这本书挺有意思呢,里面讲的镜子都很奇妙,像这个太虚幻镜,是为了解救溺情之人才造出来的,可是后面这个相思镜,却是为了证明世人永远无法脱困于心中情爱才铸造的”冥焰把书拿过去,翻到其中一页,笑着递给我:“姐姐你看,这相思镜的样子跟那个太虚幻镜好像哦,这边上写着,欢喜天***殿的相思仙子,与灵月真人斗法,铸相思镜诱导世上耽于情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诱导世人耽于情爱?我身子一颤,还示来得及细想,脑中蓦地一阵尖锐的刺痛冥焰见我脸色大变,吓得丢掉书,扶着我的肩膀:“姐姐,你怎么了?你不舒服?”

    “这相思镜……”我揉着太阳穴莫非景王赠我的根本不是什么太虚幻镜,而是相思镜?那他为何要说谎呢?莫非这相思镜还有什么玄机?冥焰扶着我道:“别管这个啦,我扶你回去休息……”

    冥焰不由分说地站起来,叫了宁儿进来一起扶我出去才走了两步,我只觉得头晕得越来越厉害冷汗潸潸地流下来,眼前金星乱转,身子一软,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听到外屋仿佛聚了一群人,小红坐在床边,见我醒了惊喜地道:“姐姐醒了?你觉得怎么样?”

    我懒懒地转了转眼珠,见冥焰冲了进来,安远兮扶着老爷子也走进来,小红赶紧给老爷子让座,老爷子一脸严肃,紧紧地看着我道:“丫头,你到底在做什么?” daocaorenshuwu.com

    “爷爷在说什么……”我笑着装傻,“可能是最近天气太热,所以精神不太好……”

    “你还想骗爷爷?”老爷子生气地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将衣袖撸到肩上,露出我缠着纱布的手臂他的动作太大,扯到我的伤口,我咬紧牙,不敢在满面怒容的老爷子面前呼痛老爷子痛心地道:“你两条臂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太医说你气血不足严重贫血,本侯气得直骂他庸医可是小红说你最近一直在吃补血的汤药膳食,说明你自己清楚你会失血,你到底隐瞒了我们什么?”

    我沉默不语,冥焰看着我,似乎明白了什么,面色微变我死死地瞪着他,怕他将太虚幻镜的事说出来好在冥焰似乎看懂了我目光中的涵义,嘴唇微微动了动,终是什么话都没说转眼见安远兮的目光顺着我落到冥焰脸上,我心中一紧,强笑道:“对不起,爷爷,让你担心,是叶儿不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爷子叹了口气:“丫头,你这样子,叫我怎么能放心……”

    “对不起”我疲惫地闭了闭眼睛安远兮对老爷子说:“爷爷,大嫂刚醒,你让她多休息一会儿,有什么迟点儿再问”

    “你好好歇着”老爷子终于不再逼问,转头对丫鬟们厉声道,“你们好好看着少夫人,一步不准离人,若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唯你们是问”

    丫鬟们诚惶诚恐地应了,我因为心虚,不敢出声安远兮虽然扶着老爷子走了出去,可当着一屋的人,我也不敢跟冥焰仔细叮嘱,只得暗示道:“冥焰,你刚刚跟我说的事儿,别再让人知道”

    “姐姐……”冥焰虽然单纯,但不是笨蛋,前因后果种种迹象一联系一猜想,也猜到那个**不离十,他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眼里也燃起了怒火:“姐姐,那东西是谁给你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跟你说的话,你现在不听了是吗?”我别过脸,闭上眼睛,“那你还留在这时什么,出去”

    “姐姐……”感觉到冥焰似乎凑近一步,我冷冷地道,“我累了,出去”

    “冥焰,你先出去”我听到小红轻声劝道,“有什么事等姐姐病好了再说”

    冥焰退出房去,屋内只剩下小红和丫头们轻手轻脚地做事的声音我知道小红一直坐在我的床边,也不敢乱动老爷子放了话,看来我短期内是无法再跟云峥见面了,便是想跟冥焰详谈那面镜子的事儿,此刻也不是好时机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又昏睡片刻,再醒来时,见小红伏在床尾睡得正熟,宁儿和馨儿似乎在外室,我翻了个身,一眼望到前些日子一直放在我枕头内侧的锦盒不见了,不由一惊,翻身坐起小红立即惊醒了,见我坐起来,起身道:“姐姐醒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床头的锦拿罢哪里了?”我抬眼看着小红,小红道:“哦,刚刚姐姐睡着的时候,冥焰和二少进来拿走了”

    “什么?”我瞪大眼,“他们拿到哪里去了?他们拿去做什么?”等不及小红作答,我已经翻身下床,身子软而无力,我差点不稳,小红赶紧扶住我:“姐姐你做什么?快躺下休息”

    我哪里还能安心休息,冥焰带着安远兮来,说明安远兮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他会把镜子交给老爷子吗?我时心急火燎,顾不得身子无力就往外冲,小红劝不住,只得扶着我去找人,在安远兮和冥焰的房里都没有找到他们,我正大急,安远兮房里的丫鬟说两人都到段知仪那里去了,我一听,掉头就往段知仪房里冲气喘吁吁地一头闯进段知仪房里,见三个人正围坐在圆桌边,桌上正摆着那个打开的锦盒我看到铜镜好端端地躺在盒子里,舒了一口气,身子顿时有些发软小红赶紧扶着我,冥焰站起来想扶我,我把手臂从他手里挣开,沉着脸看着表情各异的三人:“为什么偷偷拿走我的东西?” daocaorenshuwu.com

    冥焰的手尴尬地缩因去,安远兮的脸色比我还要沉,倒是段知仪笑了笑:“云夫人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段先生这么问,想必十分清楚了”我不看安远兮和冥焰小红扶着我走到桌边,我眼睛看着铜镜,缓缓坐下来:“就请段先生赐教”

    “夫人这面镜子,名唤相思镜,但修仙之人,通常唤它为魇镜”

    段知仪淡淡地暼了锦盒里的铜镜一眼,平静地道我狐疑地道:“魇镜?”

    “不错,魇镜”段知仪点点头,侃侃而谈,“这面镜子的来历,要从一个仙界的典故说起传说上三天太虚殿的灵月真人,为解世人为情所迷之苦,铸太虚幻镜救难于世,欢喜天***殿主司情事的相思仙子,认为相思难禁,嗔痴难治,便与灵月真人定下一个财约,看世人是苦愿耽于情爱,还是愿意忘爱她收集万人的喜怒嗔痴等怨念,铸造了一面铜镜,取名为相思镜,凡人以血喂镜,可见到自己心系之人镜子铸成之后,两位大仙共同选中一凡人,分别以太虚幻镜和相思镜赠之,看凡会最终会选择溺情还是舍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后来呢?”我听得入神,见停下来,追问道段知仪笑道:“结果是有的凡人愿意舍情,有的情愿溺情,两位大仙斗了数百年,各自有输有赢,到最后都没有分出胜负,最后决定让这两面镜子流落凡间,让时间来作最后的证明……”

    “就是说,他们没有分出胜负?”我笑了笑,“那为什么,修仙之人把它称为魇镜呢?”

    “因为这面镜子凝聚了太多人的喜怒嗔痴,以血喂镜,可以唤出人们潜伏于最深的怨念和心魔,加重他们的执念,之沦为魔道”段知仪道

    “魔道?”我抿紧唇,看着段知仪,不以为然地一笑,淡淡地道,“什么是正道?什么又是魔道?每个人的看法或者都不尽相同,如果执念是魔,佛祖存救苦救难,普度众生之愿,又何尝不是入魔?信徒虔诚归依,修庙筑寺,供奉香火,又何尝不是入魔?英雄,圣人,若没有各自执迷的信念,又怎会成就盛名,流传千古,如此说来,所谓英雄,所谓圣人,其实都是行走在魔界的信徒”
稻草人书屋


    三个人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番话来,面上皆是一怔“歪理”安远兮返应过来,有些气结地冲口而出,我扬了扬眉,冷冷一笑,并不反驳段知仪回过神来倒是没被我这番话整得思维颠倒,微微一笑道:“夫人所言甚是,正道与魔道皆有执念,但魔道和正道的差别就在于其执着的信念,是能造福于人还是荼毒生灵好比这面魇镜,夫人以血喂镜,看到的心系之人,其实是夫人自己的心魔,那幻象其实是夫人心中所思所化,并不是真实存在的,若沉沦其中,长此往往身体受损衰竭不说,夫人的心智也会陷入心魔不可自拔,为镜所控,难道这不是堕入魔道?”

    “可是并不觉得痛苦”我倔强地道,“相反,我很快乐很幸福”

    “这些感觉只是幻境带来的,它并不真实,是短暂而虚幻的”段知仪残忍又清楚地一语中地我静静地看着他,久久,叹道:“为什么执着于短暂而虚幻的幸福,就是错的?非要承受真实而长久的痛苦,才是正确的?长和短,真实和虚幻,就一定是恒量对错的标准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段知仪深深地看着我长叹一声:“云夫人,你执念太深了……”

    或者,又如何?既然谁也说服不了谁再谈下去只是浪费彼此的时间我站起身,手伸向锦盒:“我要拿我的东西回去”

    “不行”安远兮蓦地站起来,伸手按在镜面上,“我不会给你”

    “这是我的东西,你凭什么不给我?”我从进门之后就没理过安远兮和冥焰,这会儿逼着自己把眼睛对到他脸上去,冷冷地道

    “姐姐,你若想把它拿回去,继续以血喂镜,我也不会同意你拿走的”冥焰也站了起来,目光坚决地看着我我咬了咬唇,轻声道:“我保证不会再日日启动它,我会控制自己,半个月一次好不好?”见安远兮的目光危险地眯起来,赶紧又改口道:“一个月一次,我一个月只启动一次,好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不觉得你突然变得这么偏执,就是这面魇镜造成的吗?它已经诱你入魔了”安远兮压抑着怒火,“我不会让你带走这面妖镜,也不会让你再用它你再这样固执,我便毁了它”

    “你敢”我瞠大眼,双手急忙按到镜子上,“你敢你毁了它,我恨你一辈子”

    安远兮的脸抽搐了一下,脸色蓦地变得苍白,但他的眼里,却有着前所未有的紧定,他的语气带着压抑地痛楚:“你反正也已经恨我一辈子了……”

    我全身冰冷,他语气中的灰暗和绝望,让我竟然说不出反驳的话,然而他眼里的坚定却灼痛了我,我知道,他真的说得出做得到,他真的要毁了它心中一急,不可以,那样我就永远也看不到云峥了我猛地拂开他的手,伸手去抢那面铜镜,安远兮的动作比我快,他抓住我的手,重将镜子按回桌面他的眼中带着怒气和痛楚,脸上露出毅然决然的坚定神情无边的恐惧扼紧了我,手被他紧紧抓住,挣不开,颤声道:“不要,远兮,我求求你,不要毁了它,求求你,那样我再也见不到云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哥活在你心里,谁也毁不去你其实根本不需要这面镜子”安远兮灰白着脸,松开我的手,几乎是同时,那面坚硬的铜镜在他的掌下,突然“噼噼叭叭”地裂开,转眼之间碎成数片

    “不要……”我扑向桌子,手忙脚乱地抓那些破镜的碎片,脑中顿时一片空白,“云峥,云峥……”眼泪像洪水一般涌出来,我的手无法遏止的颤抖着,徒劳地想将那些碎片拼起来,云峥,云峥,我还可以来见你,只要拼好它就可以了……眼泪滴到那堆碎片上,那堆破铜突然发出淡淡的金光,萦绕在碎片之上,我怔怔地看着这奇妙的一幕,那些金光越来越盛,转瞬之间,那堆破碎的镜片蓦地消失了,桌面上只余下一堆还有浮动闪烁的星星点点的金斑,渐渐地散去,那面镜子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就这样消失无踪,桌上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云峥?云峥?云峥你出来……”我大恸,双手徒劳地在桌子上拂着刨着,绝望得几乎窒息,“云峥……”

    “大嫂”手被安远兮按住,“你冷静一点”

    我全身僵硬,缓缓站直身子,抬头瞪着他他痛楚的眼神和表情突然变得那样刺眼,变得那样面目可憎我咬紧唇,猛地抽出手,抬手狠狠地,用尽全身的力气抽了他一记耳光

    “啪”清脆的声音响彻室内,安远兮的脸被我掴得偏过去“姐姐……”“云夫人……”冥焰和段知仪失声惊呼然而他们的声音模糊起来,他们的样子也模糊起来,我的眼前一黑,身子微微一晃,缓缓地滑到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