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到底是谁在背后帮你?

04 到底是谁在背后帮你?

我一直有一个想法,想要去到大家都熟悉的很多电视节目里,录一些好玩的视频,不算是那个节目的内容,但是可以用在我的节目里。筹备《屌丝男士》的时候,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李响,响哥说:“那就从我的节目开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去《职来职往》相亲这个创意是响哥提出来的。这件事只有他和我还有节目制片人,以及和我们搭词的几位达人知道,现场的观众和工作人员都以为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求职者。我在后台和真正的求职者们一起候场,上场之前,他们还给我打气加油,说祝我成功。欺骗了人家的感情,我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没有响哥帮我,就不会有屌丝男士大闹《职来职往》的这个桥段。在《屌丝男士》的拍摄过程中,响哥还给过我很多支持,包括写这本书,也都是响哥的鼓励。我一看他都写书了,也就好意思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俩是好朋友,我很喜欢和他吃饭聊天,因为从来不用买单。我有什么心事也都愿意和他分享,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最肉麻的一次,是2012年底的《大鹏剧场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的第一次剧场秀,是在2011年的夏天,那时候《大鹏嘚吧嘚》的演播室搞装修,我们就干脆搬到剧场里去录,邀请了很多观众,结果现场效果非常好。到了年底,就变成了售票演出。我们从几百人的小剧场,演到上千人的大剧场,每年都办,成为一个脱口秀演出品牌。但是在2012年底,我们遇到一些困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剧本的原因,那次剧场秀的演出批文下来得很晚,没有演出批文就没有办法卖票。我看着空空的座位图干着急,满嘴大泡,响哥都看在眼里。直到演出前的三天,批文才下来,没想到两场演出两千多个座位,最后还是坐满了。响哥看了首场演出,我唱歌的时候就他蹦跶得最欢,用笨拙的舞姿在台下带动观众气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演出结束后,他到后台找我,远远地就张开手臂,满脸的泪,一边摇着头一边过来拥抱我,嘴里嘟囔着“兄弟你太不容易了,太不容易了,太不容易了”,我也抱着他嗷嗷地哭出声来。现场的工作人员都愣在原地,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我们,我们就那样抱在一起哭了好几分钟,现在想想实在是太肉麻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响哥在《屌丝男士》里出现过好几次,大部分时候都是没有台词的。他虽然演技浮夸,但是不挑拣角色大小,任劳任怨,值得表扬。像响哥一样的朋友们,给我拍摄《屌丝男士》提供了极大的帮助,他们或者出人,或者出力,或者出创意。李晨还帮我出了T恤,最关键的是还不让我给钱。我特别感动,早知道就多要点了。 daocaorenshuwu.com

除了朋友们,整个《大鹏嘚吧嘚》团队的付出,也是《屌丝男士》顺利拍摄的关键。他们经常起早贪黑,操着娱乐圈的心,赚着互联网的薪,大家互相鼓励着,走在让我致富的大路上。他们中跟在我身边时间最长的人是菜花。 稻草人书屋

有一年,我在公司内部搞了一次《大鹏嘚吧嘚》龙套海选,场面很热闹。没想到一群IT男女,竟然还会变魔术吹笛子练太极。我记录下来一些有特点的同事,说以后录节目有需要的话会找他们。菜花就是其中之一,她的特点是:牙不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觉得她很有喜感,一张嘴就露出豁牙,就经常找她演一些短剧,但是我从来没告诉她为什么。那时候她还没毕业,在其他部门实习,陪一位同学来试镜,结果同学没选上,她倒选上了。她毕业以后,实习的那个部门没有名额,留不下来,我就让她加入了《大鹏嘚吧嘚》。她经常说自己是搜狐实习生的传奇,一毕业就入职了。她很感激我,其实我真的只是因为她长得很有喜感才留下她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结果她一入职就戴上了牙套,到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喜感了,反倒是越来越漂亮。

daocaorenshuwu.com

菜花很爱哭。最一开始,工作没做好,我一说她她就哭,弄得我就不好意思说了;我们搞庆功,每次让工作人员上台她都会哭;办《大鹏剧场秀》,每次谢幕的时候她也哭。她哭得最厉害的一次是在鸟巢,五月天的演唱会。她很喜欢他们,攒了几个月的钱,结果在门口买到了假票,就和同样也买到假票的一帮陌生人在鸟巢外面哭了好几个小时。第二年我找了两张真票,带着她一起去看了一场五月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拍《屌丝男士》的时候,菜花负责帮我接待艺人。有一位大经纪人要求必须签合同,我就让菜花和她签,但是大经纪人可能觉得菜花只是普通工作人员,身份不对等,就在电话里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菜花打着打着电话就哭了。我说:“你要专业一点儿,这一行里什么样的人都有,你要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工作归工作,你哭什么?再说了,人家会无缘无故就生气吗?”菜花听我这样说,又哭了。其实我特别心疼她,但是很想让她得到一些锻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合同的签署过程不太顺利,对方不停地要求修改合同,我经常听到菜花在电话里和大经纪人道歉,有一次大经纪人还说:“你们这样一群人能拍出什么东西来?我们答应去就已经很给搜狐面子了。”菜花就捂着嘴哭,怕对方听到声音。挂了电话,菜花问我:“咱们一定要那个明星出现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说:“一定要,因为他合适,你以后就会知道这些苦肯定没有白受。”我说我会给她报仇,以后那位经纪人的艺人绝对上不了《大鹏嘚吧嘚》,咱们封杀她。菜花说别了别了,又不是艺人的错,只是经纪人不好搞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多艺人,都会被不专业的经纪人连累。后来菜花成了我的执行经纪人,因为我很信任她。她现在很少哭了,也成熟了。最近一次哭是在拍一个病毒视频时,我被弄得浑身是水,还要在浓烟里说台词,后来被呛得实在不行,就跑到楼道里咳嗽,她看着我的惨样就哭了。我说别哭别哭,咱这不是赚钱了嘛。我越劝她越哭,一边哭一边说,咱一定会越来越好,以后不受这样的气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鹏嘚吧嘚》团队里的所有成员,都和菜花一样,了解我,信任我,帮助我。他们把自己很放心地交给了我,我也把自己很放心地交给了他们,和他们在一起工作我特别踏实。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还有一群很喜欢我的观众朋友,他们也是我的坚强后盾。我不太习惯用“粉丝”这个词,总觉得怪怪的,他们同样不会把我当成“偶像”,而是邻居家的大哥哥。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因为我脸大,他们自称是“脸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屌丝男士》第二季首映礼的现场,去了很多“脸盆”。我走上红地毯的时候看到那么多人,都惊了,何德何能啊!红地毯很长,我能看清他们每一个人的脸,就好像参加自己朋友的庆功宴一样。他们的表情很骄傲,里面有许多叫得上名字的熟悉面孔,很多活动他们都会参加,见证和分享我的每一步台阶。还有一些新面孔,也像是认识了很久一样,目光中带着默契,给我力量。其实每一次看到他们的留言,说些对节目的肯定,我都觉得特别有动力,否则真的也说不服自己为什么要坚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